biu

理直气壮的黏糊糊

一线小生和superstar【III】【13】

baixiaorou: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 实属巧合































小生回到酒店,脸色差得吓人。




助理送他到了门口,一脸的放心不下。




小生想让助理回去,却看见了助理手里的袋子。




助理注意到小生的视线,硬着头皮说,“威廉哥说……说东西太多了,太沉 手,一时拿不过,就让我先带回来……”




小生把袋子接过去,低声说,“我知道了。”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脑子疼得厉害。也不脱衣服,拉上被子就昏昏沉沉睡去。




睡梦里面,一腔的委屈越发明显起来。但是渐渐的,想的却都是威廉的好。




陪他一起度过最艰难的关头的人,是威廉。




不计回报,不计代价的帮助自己的人,是威廉。




漫天神佛之下,跪在蒲团之上,与自己并肩的人,还是威廉。




威廉那么好。明明那么好。








superstar接到小生助理的电话,助理期期艾艾的,很为难的说,“威廉哥,峰哥让我来问,那个……那个巧克力蛋卷……”




superstar看了眼手边的蛋卷铁盒,顿了顿,“我忘了买,跟他说声对不起。”




小生助理连忙说了几声没事,就挂了电话。




superstar看着那一盒蛋卷。




香港的家里也不知道是谁在客厅搁了一盒,小生吃掉了一半,如果不是因为准自己看着热量太高拦着,一盒准保清光。




蛋卷的牌子,superstar记下来在网上搜了一下,店铺在摆花街苏豪区。是老铺头,也没有分店,也没有游客的各种食经探访,网上并没有代购,这回 小生开口要,superstar戴了口罩,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终于买着。




但是送不出去了。




superstar叹了口气,拿起盒子,叫了声助理。




助理伸手去接。




但superstar顿了顿,却还是把盒子放了回去。




助理纳闷,这时候有人敲车门。




助理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以为是剧组的工作人员来送通告,便过去开了门,惊讶道,“峰哥?”




superstar惊讶,下午刚说了那一番话,阿峰这么快又来了,难道……难道出了什么事?




他霍然起身,三步两步就走到了车门边。




车门外,站着小生。穿一件长到脚面的黑色羽绒服。外头冷,风刮得像刀子。小生的面颊红红的,鼻尖也红。




两个人,一个车里,一个车外,互相看了对方,谁都不先开口。




助理一看这情形,得,又到了自己该消失的时候。




但superstar和小生正当中站着,助理只好收腹贴门硬是挤了出去。




小生也不看superstar,伸手,“给我。”




superstar诧异,“什么?”




小生鼻音哝哝的说,“我的蛋卷。”




superstar没想到小生一开口是这句,又是想生气,又是无奈,“没买。”




小生终于把视线转到了superstar的脸上,说,“什么?”




superstar说,“我没买。”




小生一脚踩上车阶,硬是要从superstar的身边挤进车里。




superstar叹口气,侧身让小生进去。




小生一眼看见桌板上的铁皮盒巧克力蛋卷,回头横一眼superstar。




superstar走过来,说,“这是我给自己的。”




小生板着脸,在羽绒大衣的兜里掏了半天,什么都没掏出来,又拉开了拉链,在卫衣口袋里又掏了半天,终于拿出来一团皱巴巴的人民币,啪的一下拍在桌上。




superstar抱着胳膊,问,“这是?”




小生抬高下巴,“买了!”




superstar忍不住,噗嗤笑了。




小生抄起铁盒,夹在胳膊底下转身要走。




superstar拉住了小生的胳膊。




小生倔着说,“不够等会儿支付宝转你。”




superstar看着小生。一头乱翘的头发,估计是被风吹乱的。外面这么黑,这么冷,从小生住的酒店到自己这儿又是那么长的一条路。




助理如果能听见superstar的这段心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远?




老板?




横店能有多大?




那个酒店咱们也不是没住过,打个车过来也就十来分钟。他一大明星也不可能腿过来,要腿着过来外面早围满粉丝了好吧?




但是superstar没想到这一节。只想着隆冬时节,天寒地冻,小生一路过来,再看冻红的脸颊,心中不软也软,说,“冷不冷?”




小生说,“不冷。”




superstar说,“真的?”




小生说,“有什么好骗你的。”




但说完这句,小声嘀咕了句,“爱冷不冷,冻死拉倒。”




superstar哭笑不得,走去倒了杯热水,余光瞥见小生还是往外走,便不紧不慢的说了句,“还有别的。”




小生的步子果然慢了慢,一双眼狐疑的看着superstar,拿不准这句话是真是假。




superstar把热水递给小生。




小生不想接,但一路走来确实冷得脑子都疼,便伸手接过,先焐了一焐,再喝一口,热水滑过喉咙,淌进身体里,不由得发出一声小小的满足的哼哼。




superstar拿出了行李箱,往外一件一件拿东西。




光是蛋卷就买了四盒不同口味,有芝士的有椰香的有牛乳。




小生嘀咕一句,“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superstar说,“拿去送人,我带的不够多,你回去想怎么分。”




小生撇嘴,心想才不呢,威廉给自己的,那都是自己的。




superstar还在往外拿,“这个是橄榄菜,剧组的盒饭是不好吃,但是不可以不吃饭。这个是橙树特效化痰素,你上次说你一直咳嗽,可能是空气不好,每天吃一颗这个试一试。还有这个是助眠的,睡前泡一杯……”




小生站在superstar身边,看见superstar拿起一盒东西,顿了一顿,没解释,直接放在了那些橄榄菜一堆里。




小生好奇,“这是什么?”




superstar说,“你回去自己看。”




小生更好奇,拿起来,念外包装,“a……alkaBio……tics,这到底是什么?”




superstar略带尴尬,“……食前阻断反胖素。”




小生:“……”




小生一拍桌子,又窘又怒,道,“我有那么胖?!”




superstar说,“是你自己不肯运动!”




小生说,“我不胖我运什么动!”




superstar说,“你哪里不胖!”




小生直接捏拳头,“再说一句试试。”




superstar说,“你不要就还给我。”




小生一把抄走,“谁说我不要!”




小生扫一眼,那行李箱空了一小半,都是给自己的东西。他抿住唇,问,“ 还有别的么?”




superstar收拾行李箱,手上正拿着一卷棉质内裤,随口说,“都给你拿走了,还有内裤给你要不要。”




要。




小生心里默默的想。




superstar说完了才觉得不对劲,回头看一眼小生。




小生低头专心看那些瓶瓶罐罐的外包装解释文字,并没有异常。




助理在外头敲了敲车门,提醒,“威廉哥,时间差不多了。”




superstar问小生,“你现在回去吗?”




小生点点头,“今晚有戏。”




superstar不放心,“谁来接你?”




小生说,“我等会儿让人来接我。”




superstar说,“外面太冷,你在这里等着,等车到了再走。”




小生抿了一下唇,说,“知道了。”




superstar交代完了,就伸手去拿外套,小生离得近,拿了外套递给superstar。




superstar接过,却不撤手,看着小生的双眼。




“fongfong。我们这样,就很好。”




小生看着superstar的双眼,不闪也不躲,“嗯,我知道。”








superstar披上大衣,下车前往片场。




小生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着superstar的背影。








superstar拍完一场,记挂着小生,匆匆赶回去看一眼,上了房车第一眼见 车内无人,以为小生走了,再仔细看一眼,却看见小生蜷在椅子上睡着了。助理上前要叫醒小生,superstar抬手拦住了。








隐隐约约的,车子开起来。




小生身上盖了件superstar的大衣,暖烘烘的,睡得更熟。




superstar让助理问明了今天小生拍戏的时间和地址,将车开到了附近,距离开始还有一会儿工夫,便让小生继续睡着,自己则坐在一旁玩手机。




那一年的冬天,经过的游客和工作人员或许还记得,在一个仙侠剧组的片场 后门,却停了一辆贴了民国剧的标识牌的房车。




小生动了一下。




superstar把手机游戏的声量调低,再去看小生,见小生没有醒,又见到了 粗粗的眉拧着,眉间一道深深的皱痕,不由得看住了。




轻轻叹气。




轻轻的说。




傻子。








小生内心哼了一声,你才傻子。真想我离你远点,就别手软,更别心软。别给我面子,别给我余地,鄙视我,冷淡我。




但你傻,你狠不下心。




我不会告诉你,能喜欢你。能被你喜欢,是一件多么好的事。




我再也不会告诉你。




免得你骄傲。








superstar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轻轻拍了拍小生,轻声说,“fongfong,醒了。”




小生揉揉眼,再慢慢睁开。




嵯峨大雪,落染曲水长廊,覆盖湿黑廊檐。








superstar从香港回来,回到工作中,一切按部就班,小生偶尔来串个门,绝大部分都选superstar一帮人打边炉的日子,回回都带了好吃的来,得到广大劳动人民群众的一致欢迎。




横店来翻过来倒过去的也就那么几家吃的,生活导演能开的小灶也就仅限于让大师傅专门弄个小锅给主演们做饭,因此随时热乎料多实在的火锅成了冬天拍戏的必备之选, 小生拿着家里寄过来的锅底料兴致勃勃往锅里放,被superstar拦住了。




小生说,不辣的,真的不辣。




superstar一脸你看我信?




小生委屈了,那鸳鸯嘛。鸳鸯行了吧?




superstar说,不行。




小生抗议,不吃辣叫什么吃锅子嘛!




superstar说,你夹过辣的再夹我们这边,会一起辣。




小生一梗脖子,那我不吃了!




说完这句话,等锅子咕嘟咕嘟冒热气的时候,小生捧着碗,委屈兮兮的夹着清汤火锅。




一切就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




除了superstar起身离席去接的电话,隔着水蒸气偶尔传来的一句柔声细语。




小生只当没看见。




凡事都需要付出代价。




留在superstar身边,继续做一个兄弟,做一个哥们儿,就必须接受这些。




superstar打完电话回来,落座之后拿起筷子,正要伸进锅里,却是一顿。




自己刚才下的肉片和包心鱼丸消失得一干二净。




superstar转头看身边。




小生护食似的护住小碗,碗里各种丸子各种肉堆得冒了尖,小生塞得满嘴 都是,腮帮子鼓得圆鼓鼓一团。




superstar放下筷子,捏了捏手指关节,嘎巴嘎巴响起来。




小生立即加快速度,飞快嚼飞快咽。




助理们见怪不怪,加紧夹菜。




神仙打架,不理不理。




果然不到三十秒,小生就被呛住,superstar慌得拍背,又一叠声叫人去倒水。








打完边炉,小生到酒店已是时间不早,心里安排着回到房间先洗澡换衣服,再看会儿剧本。明天九点半的戏,那就争取两点之前睡觉。




有人跌跌撞撞进了电梯,小生闻到一股酒气,抬眼去看,正是演师弟的年轻男演员。




师弟喝得醉醺醺,站也站不稳。




小生只得伸手扶了扶,师弟醉眼朦胧的抬起眼,看着小生好一会儿, 口齿 不清的说,“……峰哥?”




小生尽量让自己远着一点,说,“怎么就你一个?助理呢?”




师弟却跟没听见似的,说,“峰哥,我……我有话跟你说……”




小生立即打断,“剧本的事明天再说吧,你累了早点休息。”




说着就按了楼层。主要演员都住在同一层,小生盯着楼层显示板,那师弟一说话就岔开话题,不一会儿到了楼层,小生一步迈出去就想撒手,醉在大堂和醉在楼层的影响力不一样,他是不想让自己辛辛苦苦在拍的戏蒙上一些 乱七八糟的新闻,但也不意味着就好心得非把人送到房门口不可。




小生这一撤手,师弟却一把抓住了小生的手腕。




小生眉头皱起来,声音也冷了,“放开。”




但师弟不放,反倒是越攥越紧,一双眼越看越是直勾勾。




小生活动了一下手指,捏起拳头,恶狠狠的心想只能来一个狠的。却听师弟含糊的说,“峰哥,我知道你也是的……峰哥,我们都……”




小生愣住了,一时之间,竟然忘了推开那人。




师弟顺势抱住了小生,下巴扣在了小生的肩窝,混合了酒精的热气一下一下扑出去。半醉半醒,还当是梦,当下就搂住了小生的腰磨蹭,喃喃说,“ 峰哥,你别凶我,我知道你也是,我们都是一样……我是真心喜欢你,为你才来的这个戏……”




小生一动不动,任他动作,过了会儿,才沙哑说,“谁跟你说的。”




师弟还沉浸在美梦之中,忽然被一把揪住,重重摔在墙上。喉结被人抵得极紧,几乎喘不上气来,这才清醒了几分。睁眼看清是小生揪住了自己的领子。




小生面色雪白,一双眼发赤,厉声说,谁告诉你的?!












superstar结束了一天的戏,这次的导演和工作团队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几乎就没有一天不甩戏,回到酒店已比原先预定的晚了两个多小时。




浑身疲累,脑子都快转不动了,只想快点回房间,洗个热水澡早点睡觉。




踏出了电梯,快走到了门口,却见门前站着一个人。




走得近了。才见是小生。




superstar心里奇怪,今晚才刚见过,便问,“等了多久?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小生看着superstar。




真好看。




无论看了多少次,都觉得好看。




很久以前,有一次,自己不信威廉卸妆了的说法,亲手给他卸,拿掉卸妆棉的时候,威廉茫然的看着自己,眉痕长,若有若无的眼线,当时觉得美,此刻想起来,才觉得疼。




这么美的人,心为什么能这么狠。




从师弟嘴里问出来的那个名字,是威廉的女友。




可她怎么会知道。




普天之下,除了威廉,谁都不可能知道。




自己小心翼翼的,珍而重之的收藏着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捏在有心人的手中,会让自己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自己只让威廉知道这个秘密。




一个叫做,‘我爱你’的秘密。




不会的。




威廉怎么会告诉别人。








小生开口,沙哑的说,“……我和你的事,你说出去了?”




superstar面色一变。




小生的心停了一下,寒意遍体,如坠冰窖。心沉得难以跳动,连呼吸都成了折磨。








我把自己的心放在你的手里。




你可以不要。可以丢弃。




可是,你不能把它当做一个笑话。








小生忽然伸手扯住superstar的领子,狠狠吻上去。




嘴唇撞上了嘴唇。




小生听见superstar隐约闷哼一声。满心的难过之中竟生出一股扭曲的快意,至少现在,两个人都疼了。




superstar既惊又怒,要推开小生,却怎么也推不开。小生的力气本来逊于自己,但这一次,却豁出去似的,推动不得半分。




superstar隐约听见走廊的脚步声,心知是助理来找自己,情急之下,一拳挥了出去。扎扎实实,正击在小生面颊之上。




小生捂住脸,吃痛退了几步。




superstar下意识就要担心,想开口询问要不要紧。但想起小生刚刚对自己做的事,又闭上了嘴,盯着小生,等他给一个解释。




小生捂住面颊,神情却淡,声音更淡,“这下,我们俩清了。”





十二点:

然后托尼被撸秃了XD(并没有)

梗来源于最后一张图

我的头像怎么没了😭

Cynnie希尼:

希尼的初挑战😋只到57,下次打个tag再来画手挑战吧,咳咳,条漫等会奉上

baixiaorou:

进我主页
点tag
就能找到tag对应的文

我都是这么找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