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舍五入

吵架了,又吵架了

.:

superstar一大早起来开工,在梳化间化妆,听到手机叮咚一声,便拿起来看了一眼。




微信。


from 一线小生。


“一大早起来小腿就抽筋,唉孕期真是辛苦。”


附图:一线小生的小腿局部特写。




superstar:……






superstar中午完成拍摄,端着沙拉正好吃一口草。手机叮咚又一声。




微信。


from 一线小生。


“各种果汁轮流灌,唉都是为了宝宝的营养。”


附图:桌上三四杯红的黄的绿的各种蔬果汁。




superstar:……








superstar下午坐在车里移动前往下一个拍摄地点。手机叮咚一声。




微信。


from 一线小生。


“腰不行了,唉果然过了三十那就是大龄孕妇。”




superstar直接发微信回去。


“fongfong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


一线小生说,“这不你说的吗。说我胖得跟有了似的。”


“那你就是胖了嘛。”


“我那是壮!”


“只壮小肚子沃?!”


“个人体质不一样啊!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你看你那脸跟身材成正比吗,跟施瓦辛格较劲那是你该干的吗。“


“施瓦辛格是谁?”


“阿诺舒华新力加,好好的贝克汉姆为什么要翻译成碧咸,唉,我都替你愁。”


superstar握着手机超生气。


一线小生逞了一时口舌之快,也有点后悔了,正想找个圆场。


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怒吼,“你没有屁股!”


一线小生:“……”






两个人同时摔手机。

「霆峰伪RPS」如何让你喜欢的同性喜欢你

一碗清粥不加糖:

大概是篇伪rps 。抽一抽。撸个短篇。


Q:如何让你喜欢的同性喜欢你?
A:多制造相处机会。

“威廉威廉!我教你说普通话啊!”

“什么?有中文老师?不要他不要他,身为同一个剧组的战友,我不教你谁教你!”

“威廉威廉,你有空吗?你来跟我对对台词!”
“今添沃们好像没有对手戏。”
“……对明天的不行吗!”
“OKOK。”尼一fong真的好敬业哦。



“好巧!威廉我们一起吃午饭?”
“……嗯。”
同一个剧组一起订餐怎么会不巧?

“威廉TAT我经纪人抛下我先回酒店了……”
“没事fongfong里跟沃一起回去。”

“嘿boy,要不要一起去上厕所。”
“……嗯。”
可似沃还不想上厕所。


Q:进展有点慢,还有新方法吗?
A:投其所好。

“那个,陈伟霆喜欢什么颜色啊?”
“大概……或许……粉红色?”
“……”

“陈伟霆喜欢吃什么?”
“喜欢的好多,要排的话,近期应该是萝卜糕吧。”

第二天,陈伟霆的桌子上多了一个粉红色的礼品盒,系着小丝带,里面放着一盒萝卜糕。
留言是:今天来剧组的时候刚好顺路路过一家商场,刚好很想吃萝卜糕我就买了一点,没想到一不小心买多了,就送你了,别感激我。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N天……


“我再也不想吃萝卜糕了……”
“沃也似……嗝。”



“嗨威廉!好巧!”
“咦fongfong你也来这家健身房啊!”
“是啊!哼哧哼哧……威廉你去哪?!”
“啊?里慢慢跑,沃去做举重。”
“等等!我……我也去……”
“……fongfong里要不要休息一下,里脸色好像不太好。”


A:多制造话题,关心他。

「香港今天有雨。」
「哦。」

「香港今天晴转多云。」
「嗯。」

「香港今天出太阳。」
「好。」

“那个,fongfong啊,沃能不能跟里嗦件事情啊?”
“你说你说!”
“就似,沃们现在都在横店,里为什么要一直发香港的天气啊。”
“……啊哈啊哈啊哈,那个是,为了缓解一下你的思乡之情……”

「四川今天有雨,記得帶傘,別感冒。」


李易峰:……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A:偶尔表现一点小缺点。

“我这么完美怎么会有缺点???”
“→_→”
“好吧……没有屁股算不算缺点?”


A:适当的幽默感。

“威廉,我给你讲个笑话。”
“好啊。”
周围工作人员竖耳听。

“有一只乌龟受伤了,便叫蜗牛去买药。过了三个小时,蜗牛还没有回来。乌龟急了骂到:‘妈的再不回来老子就死了!’这时门外传来了蜗牛的声音:‘你他妈再骂我我就不去了!’”

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好冷的笑话。
陈伟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工作人员:……
李易峰(开心):“对吧对吧,我也觉得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工作人员曰:两二货。


A:最重要一点,颜值高。

左看右看。
“fongfong,你在看什么?”
放下镜子,一脸紧张的跑过去。
“陈伟霆,我问你一个特别严肃的问题。”
“里嗦。”
“我……我帅吗?”
“……”
“???”
“帅!里是沃见过最好看的!”
“好看你还不喜欢我?!”

“???”
“!!!”

“我我我我刚刚说错了,导演喊我了,再见!”
“喂fongfong!”


A:比最重要还要重要的一点,他也喜欢你。
Q:…………
A:???(对不起由于对方的设置,你已被禁止回答问题并且被拉黑。)



「你上午那個問題,我的回答是:我喜歡你。」


The end

耿直的包子王:

王不见王,越是违背伦常,越是万夫所指乃至天地不容,就越无法自持,两个强国的君主动了情就是一场湮灭天地的浩劫。
设定是天权和天璇为抵御遖宿进攻而联手抗敌,两国共同驻营百里,抵御遖宿。
  “你敢么?”层层白色轻纱帷幔后站着一个人,那人背对着执明,看不见面容,略沙哑的轻柔声音却传进了他耳里,声音都勾着他肺腑翻腾的除了陵光还能有谁。执明拨开帷幔走到他身后,陵光没有转身,只是侧过了头又问了一遍:“你可敢?这天下之大不韪你可敢犯,万世骂名你可敢担?” “有何不敢。便是这天下倾覆,你要我一个敢字,本王也许你。”执明并不知他问的是何事,却脱口而出应了下来,陵光听了却转身对他一笑,眉眼皆生动,泛着粼粼水光,这一笑就成了春花月下的乍现。执明心想为了陵光这一笑,他倒是真的没什么不敢的了,便是要他的天权,也不过双手奉上。
  “王上,醒醒。”
  被喊醒的执明满头冷汗的坐了起来,屋内朦胧亮了一盏灯,却原是半夜时分的一场梦。执明舒了一口气,道:“什么时辰了。”侍卫替他拿了衣服上前:“四更天。王上您快起来,遖宿有活动了,天璇王请您去议事。”“天璇....”执明含糊不清的念叨着这两个字,站起身来随侍卫替自己更衣。
  两国虽共同驻营,但中间也各自设了哨岗,只是中心搭了一顶大帐,供两国商讨战事时用。执明走进去的时候只有陵光一人站在地图前,正低头仔细看着什么,听到动静也没抬头。执明就把人都留在帐外,自己走了过去,走近了才看到陵光是在看天璇和天权的兵力布防图,眉头紧皱似乎是思索什么。执明走到他身边,轻声道:“这夜半深更的,你在想什么?”陵光抬起头来看他:“探子连夜回来禀告,遖宿的军队少了一些人,似乎是从每支营队里选了一些精锐连夜调走了,不知去往何处。”执明啧了一声,就知道半夜被喊醒绝无好事,“少了多少?” “约摸着有三千人。” “三千,不多不少,用来奇袭我们大军是肯定不行的。用来押运一些物资倒是差不多,但押送物资用不着精锐部队啊....”执明喃喃的自己分析了一番,这是他的习惯,想事情的时候会自言自语念出声。陵光听了,心下暗道这天权王也不是像传闻的那样混吃等死,当下便接腔道:“你说的这些原因我都想过了,的确不妥。但既然遖宿有所动作,暂且不论原因,我们也该有所应对了。” “噢?听你这话,倒像是你已经想到了什么应对之策啊。” “说不上计策,只是发现了一些我们薄弱的地方。”陵光说着,伸手点在了那副兵力布防图上:“你看,此处是天权精锐部队集中的营区,而我天璇之精锐则在天权西面,若是遖宿突袭天权与天璇之间的这一块地方,我们两国的精锐都只能用来顾着护着我两逃跑。” 执明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他看着陵光白嫩细直的手指在布防图上指指点点,灯光晕黄,愈发衬的他素手胜过白玉温润,莹润无暇。陵光还在边分析边在地图上点来点去,点的执明心里直痒痒。于是执明突然伸手握住了陵光的手指,陵光一愣,也没顾得上抽手,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可是我何处说的不对?” 执明被他那茫然不解的眼神看的心下发虚,忙摇了摇头道:“你说的都对。本王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天权和天璇现在联合还不够紧密。你想怎么做,直说吧。” 陵光直起身来,把手指从他手心抽回来:“你倒是直接。那孤王也直说了,天权的军队数量较我天璇为少,那些顾及不暇的地方不知天权可敢让我天璇的军队来守?” “我敢。”许是执明回的太斩钉截铁,陵光居然又愣了一下,他还以为至少要商量数日。执明也发觉自己答应的太痛快了,开口胡扯了一个理由:“既然我们现在是盟友,本王自然坦诚相待。” 陵光听了却展颜一笑:“好一个坦诚相待,既然天权王愿意相信孤王,孤王也向天权许诺,绝不辜负。”执明伸手拍了一下陵光的肩膀:“那你也不要喊我天权王了,听着怪。就喊我执明吧。”陵光迟疑了一瞬,还是点了点头:“执明。” 执明顿时眉开眼笑,得寸进尺的环住了陵光肩膀:“陵光。”

关山月 II 【3】

.:

项允超到了香港机场就和李立申等人分道扬镳。




邓祖兴看见项允超离开是大大松了口气,再看怅然若失的乔诗雨,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一想项允超这一走,便和他们再无交集,自己天长日久的和乔诗雨相处,还怕转不过她的心思来?就又高兴起来。




项允超回到自己家中,扔下了行李箱便去洗澡。




花洒水柱浇了满脸。他捂住脸,战了一会儿没动,忽然用力搓了一把,关了花洒,深呼吸一口气,走出浴室,从头到脚换了一身新的,当晚就去了酒吧。




项允超在圈子里最受欢迎的人之一。




出手阔绰,敢疯敢玩。




他玩的劲头跟豁出去一样,昼夜颠倒,放肆沉溺。




有时候醒过来,在不同睡床。




项允超像是要逃避什么似的,也像是在被什么追赶。








他跟自己说,那不是铁木真。




铁木真是草原上的雄鹰,是四海臣服的可汗,是这天下至高无上的王。




铁木真会骑着马,带着自己,追赶光阴的影子。




会带着自己,去看隆冬盛开的刀蓝花。






铁木真的眼睛永远明亮,永远犹如展翅的苍鹰一般,注视苍穹的深处。




那个牧民,有户口本,有从小到大的照片,是个普通人。




不是铁木真。












项允超又一次醉醺醺的回家,这一次也有人想留他,但他自知喝过了头,影响发挥,过夜也没意思。




一头栽倒在自己家的床上,睡到月落日出,手机响了起来。




项允超宿醉未醒,皱了皱眉,闭着眼一阵乱摸,摸到了手机就扔出去。




手机坚持响了一会儿,就没声了。




没过多久,又响起来,项允超嘟囔一句脏话,把脸埋进枕头里。




这次手机停了之后,没有再响。




项允超一直睡到了午后,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从床上爬起来,拉开领子闻了闻自己身上混合了酒精和各种香水的气味,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皱起鼻子,赶紧的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裹着浴袍走出浴室,项允超看见了地毯上的手机,怔了一下,方才想起来被手机吵醒那事。




会在这个时间点打电话给他的,多半是家里人,估计又是看见了最近八卦杂志上的报道,来唠叨自己。




项允超弯腰捡起手机,在床尾坐下,翘着腿,打了个呵欠,打开手机看了看。




却是个陌生的固话号码。




项允超愣了楞,看着号码前头的区号,猛地站起来!




这个区号是蒙古地区,就是李立申的团队之前去的地方。




项允超立即回拨号码过去,过了一会儿,对方接起,话筒那端充满嘈杂人声。




一向能言善道的小项总这会儿说话却是颠三倒四,“我刚刚接待一个电话,你打的,哦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这边这个号码打过来的,我在香港,对……请问,你这儿是?”




对方回答,这是医院。




项允超整个人都僵住了。










项允超买最快出发的航班,从香港直飞乌兰巴托机场。




乌兰巴托机场,又叫,成吉思汗国际机场。








折腾了二十多小时,落地的时候,项允超戴的眼圈都是黑的,他连行李箱也没来得及收拾,飞奔出了机场,事先定好了车,直奔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是黄昏。项允超三步并作两步跨上了医院台阶,风衣衣角翻飞。




他快步进了医院大堂,大堂里有病人,有病人家属,有医生,也有护士,来来去去,纷纷扰扰。




但是,项允超一眼就看见了阿庸。




阿庸还是一样的打扮。




他的耳朵很灵,耳廓动了一动,在种种的杂声中,辨认出了项允超的脚步声。




他转过头,看向项允超。






此时,夕阳落在地平线的尽头,光芒一线线暗淡。






项允超看见了阿庸的眼睛。




那不是铁木真的眼睛,铁木真的眼睛更明亮,更闪耀着草原之主的光亮。




但是,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脸庞。








前几天,草原风季,吹断了马栏的围栅。




牧民去追马的时候,不慎摔断了腿。




而这个牧民,就是当年捡回了阿庸的人。




阿庸和其他牧民一起把他送到了医院,用项允超留下的红包交了住院费,但是五六万的手术费却一时难以筹措。




阿庸看见了红包里有一张纸条,留了项允超的电话号码,他比比划划的请医院护士帮忙打电话给项允超。但连打了两个都没有人接。




阿庸看着手中的纸条,护士同情的劝了阿庸几句。






这点钱对项允超来说不算什么,他立马就付了手术费,还专门雇了个护工来照顾病人。




前前后后的忙完了,项允超终于能在大堂的休息椅坐下来喘口气。阿庸抱着双肩背包,也在项允超身边坐下。




项允超一阵尴尬。




两个人,一个不会说话,一个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中,项允超硬是打开了花头,问阿庸,吃过饭没有。




阿庸点点头,拿下单肩背包,从里面拿出来硬邦邦的奶饽饽。




项允超无语了一会儿,拉着阿庸出医院。




阿庸不想走,指了指楼上的病房。




项允超说,“没事儿,我找人照顾他,也留了我的电话,他们有事会打电话给我。”




阿庸想了想,便跟着项允超走了。








项允超在附近找了个小馆子,叫了一桌菜,对阿庸说,“吃。”




阿庸拿起筷子,意思意思的夹了一点素菜。




项允超啧了一声,说,“不吃完不许走。”




阿庸这才吃起来。




项允超心里忐忑,放不下没接电话这句话。拿起啤酒来喝了一小口,装作不在意的解释,“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手机刚好搁一边充电,我没听见。”


 


阿庸放下筷子,比了个手势。




项允超不懂。




阿庸再比了比。




项允超困惑,忽然脑子灵光一闪,说,“你跟我说谢谢?”




阿庸点头。




项允超笑了笑。




阿庸重新拿起筷子来吃饭。




项允超看着阿庸。




仔细看阿庸的手指,会发现颜色斑驳,深深浅浅的疤痕,有些是冻疮愈合之后,有些是刀的细小割伤,还有些是火的烫伤。




铁木真的手上也有这样的伤痕,有些来自敌人,有些来自猛兽。






项允超抽了支烟出来点上,吸了一口,忽然说,“你要不要跟我回去。”








项允超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在蓬蓬跳。




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问出口,是在挟恩索报。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问,也许就没有下一次机会。






阿庸看着项允超。




项允超笑了笑,说,就是想谢谢你上次救了我,我没别的意思。




阿庸垂下眼,但很快又抬起,对着项允超点了点头。




项允超的手抖了一下。




烟灰烫着了他的指尖。



关山月 II 【2】

.:





项允超醒过来,躺在镇上的医疗所里。




李立申看见项允超醒了,松了一大口气。




项允超想坐起来,被李立申赶紧劝住了。




李立申说,你之前没醒,医生也检查不出原因,我们也不敢再搬动你,你要是好一些了,我们就换家大的医院。




项允超摸了摸后脑勺,隐约有一个肿块。




李立申见项允超沉默,有些担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恶心?




项允超说,我没事。




他顿了一下,问,谁救了我?




李立申说,是一个牧民救了你,你掉进了山崖缝隙,那底下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水潭,幸好水潭与外部相通。




李立申还在说着。




项允超想,不是他。果然不是他。










项允超自我感觉良好,但李立申坚持送他再去城里的医院检查。




项允超也明白李立申的心情,自己是资助方,却出了这种意外,而且这事算是邓祖兴惹出来的,也是李立申的责任。




李立申恨不得亲眼看着项允超经过九九八十一种检查,让所有医生签字画押没病没痛后遗症。




李立申专门从城里叫了辆商务专车,确保项允超这一路不颠不簸不磕着碰着。




邓祖兴嘟囔一句,有这个必要吗。




李立申听见了是真气得想把邓祖兴打一顿,更想指着邓祖兴的鼻子责问他,这祸都是你闯出来你现在闭嘴行不行!




但不行,他是队长,就要拿出队长的样子来。




李立申深呼吸来压抑暴怒心情,对乔诗雨说,我陪项允超先去城里看病,你留下来看着其他人,收拾完了行李之后再来城里和我们汇合。




乔诗雨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李立申的脑门更疼了,这一个两个都是不省心的。便只做不知,说,诗雨,现在能信任的只有你了,你务必做好督导。




乔诗雨很想说自己去陪着项允超,但毕竟要面子,开不了这个口,只得点点头,说,立申,你放心,我这边一收拾好了,立刻来找你们。




李立申苦笑,心中想说,你们还是慢一点收拾得好。




他心里的计划是送项允超去城里检查,只要医生开口说能上飞机,就立即买机票送项允超走。




李立申之前也跟着教授和其他团队来过草原,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他的心里总有一些不安。




就连草原的天空,映在眼中,也多了几分风云叵测的意味。








出发的当天,项允超才想起一件事。救了自己的那个牧民,自己还没来得及道谢。而自己这一走,很有可能就不会再回来。




项允超想跟人当面说声谢谢,还准备了个大红包。




李立申担心迟则生变,就劝项允超先去城里,让乔诗雨他们去找那牧民。




李立申的担心也有道理,虽然很多牧民都改变了逐水草而居的生存模式,但还是有一部分传承了传统,救了项允超的那个牧民就是如此,草原茫茫,要到哪里去找,就算找到了,也要花上至少三五天工夫,这三五天的时间,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但项允超偏偏在这个问题上犯了犟,坚持一定要亲手封个红包。




李立申苦劝无效,脸都沉下来了。整个队伍内忧外患,就没有一个人是省心的。




他硬邦邦留下一句,好,我帮你去找,你等着。




转身便出了病房。




项允超原也有气,但靠在病床上,看着窗户外的蓝天白云,不由得自嘲一笑,有什么可犟的,说来说去,其实是找借口,来拖延离开这片土地的日子。




就算这片土地上的人和物,都已面目全非。




他还是不舍得。






 


不一会儿,李立申笑着回来。




项允超觉得奇怪,李立申这脸上的笑容是真的喜气洋洋。等李立申一开口,项允超便明白原因。




李立申说,那牧民今天也在镇上,我一出门就遇上。你说巧不巧。




项允超苦笑。




真巧。




看来,就连长生天,也在劝自己离开。




不属于自己的地方,终究不应该逗留。






李立申一手扶着项允超,一手拖着行李箱走下了医院楼梯,穿过大堂,来到门外。




门外阳光明亮,停着一辆深蓝色的商务车。四座的,13年的款,看得出来这是李立申能找到的最好的车。




一个高个子站在车门边,一揪一揪的头发又长又乱,随意扎在脑后。穿得很有牧民特色,天气这会儿回暖,却仍是挂着半身皮袄子,袄子面灰了吧唧,羊毛都纠成了一颗一颗小球似的疙瘩,估摸着好几年没有洗,底下倒是一条普通的黑色长裤,又踩着一双看不出来原来颜色的运动鞋。




项允超想,自己那个红包应该再厚一点。




李立申跟项允超说,就是他。




然后冲着高个子牧民喊了一声,阿庸。




那高个子回过头来。




项允超站住了。










头顶是一望无际的瓦蓝瓦蓝的天空。




这座镇很小,出了镇,便是辽阔的草原。




天空之下,草原之畔,时光犹如洪流,奔腾而去,绝不回头。








项允超想,他不是铁木真。




项允超推开李立申,走了过去。






那年轻的牧民看着项允超。




那年轻的牧民有漆黑的眼眸,薄红的嘴唇,如雪山一般光洁的面颊,宛若草原霞光一般的姿容。








项允超走到了牧民跟前,脚下趔趄。




牧民及时伸出手,扶住了跌倒的项允超。








项允超握住牧民的手臂,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和心。




项允超仰起脸,看着牧民的面孔,嘴唇颤抖,心也在发抖。喉咙干涩,竟发不出一点声音。




越是焦急,越是不能言语。




终于,拼尽了所有力气,项允超哑着嗓子,开口问,刺青呢。








李立申赶过来,诧异的说,你们认识?




项允超置若罔闻,反倒是握紧了牧民的手臂,再问,你的刺青呢。




李立申越听越糊涂,见项允超一声声的问,忍不住说,允超,他没法回答你。他是个哑巴。




项允超整个人颤了一下,一眨不眨的看着那牧民。




而那牧民即便听见了李立申说的‘哑巴’两个字,依旧神色平静。




因为李立申说的,是事实。
















阿庸是孤儿。很小的时候,被一支迁徙中的部族捡到。




那个部族以放牧为生,顺应着季节的变换而迁徙。捡到了一个小孤儿,就把他放在部族里养着。




这个孤儿长到十四岁,统计局的工作人员来部族统计人口,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孩子。




在户籍所登记名字的时候,询问出生日期,牧民就报了捡到他的日子。再问名字,牧民想了想,说,叫阿庸。




在部族的语言里,是哑巴的意思。




阿庸没有上过学,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想过送他进福利院,但一来是福利院本就收容超额,二来,阿庸更习惯草原生活,他喜欢骑着马任意奔驰,在草原漫无目的的游荡。与圣山相通的水潭,也是他发现的。








项允超特特找到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确认阿庸的档案,户籍中心的工作人员找出了当年帮阿庸建户口的照片。




泛黄的照片上,是十四岁的少年。




眉目依稀似曾相识。




项允超想碰一碰照片,但又收回手。








李立申纳闷,为什么项允超对阿庸这么执着。难道就因为是救命恩人?








从户籍中心出来,项允超回了酒店。




阿庸就待在酒店房间里。




项允超半是恳求半是强迫的留阿庸下来。




阿庸比划过,要回去赶放牧的日子。




项允超不懂那些手语,李立申则做过聋哑学校的义工,阿庸比划的虽然不是正规手语,但连蒙带猜的也弄明白了意思,翻译给项允超知道。




项允超说,你这几天的损失,我双倍补偿。




阿庸看着项允超一会儿,点了点头。












项允超回到房间,阿庸正坐在窗边看着天空,见项允超进屋了,便站起身。




项允超走到阿庸跟前,拉着他坐回椅子里,自己则是蹲在阿庸跟前,一眨不眨的,几乎是珍惜的注视这个不能说话的年轻牧民。






李立申在一旁看着,心中疑惑更甚。






项允超说,你认识我吗。




阿庸看着项允超,比划来了几个手势。




项允超急忙去看李立申。




李立申照着阿庸的意思,说,他说,认识你。你掉进水潭里。




项允超原本眼中闪动的一点光亮,又熄灭下去。








李立申真是捉摸不透项允超这个人。




没接触之前,看城内报纸杂志,以为他是个花花公子。接触之后,发觉他对蒙古有独到见解,又以为他是个古怪学者。在圣山上,他真正让自己诧异。而现在,这位大少却蹲在一个牧民的面前,用一种古怪至极的眼神看着对方。




李立申心中一动,这牧民长得不错,别是项允超动了什么歪脑筋?




这传出去还得了,连带着整支队伍都要被外界质疑。




李立申咳嗽一声,说,“诗雨告诉我,行李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明天我们一起回去吧?”


 


项允超看着阿庸。




李立申再用力咳嗽一声,说,“允超!”




项允超却看着阿庸,说,“你……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去。”




李立申惊呆了。




项允超这样的行为,何止荒唐,简直无耻了!




项允超仿佛怕阿庸拒绝,急急的说,“我住的地方,有很多很好的医院,很好的医生,也许……也许可以帮你治好嗓子。”




阿庸看着项允超一会儿,垂下了眼帘,过了一会儿。




这一会儿,在项允超身上,漫长如岁月碾压过心。




阿庸垂着眼,无声的摇了摇头。



肚脐眼四个:

*注意:非rps 涉及不负责任的人设 he


《日落之前》


小剧场



.:

小项总 说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骑着大马来接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没有猜中结局

2.0

.:

萌到缺氧!!!!


镜:

-你是我男朋友了.

-???

.:

剧组决定扶正2.0
1.0就消失左

镜:

“为什么,我不记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