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

理直气壮的黏糊糊

Lost lover【5】一丢丢

rou:



助理来到车外,也感觉到了躁动的信息素。




为了工作,苏星宇的团队几乎都是beta。




助理没受影响,但担心出事,便问,“星宇哥,怎么了?要不要报警?”




苏星宇感觉到怀中的人一颤。




苏星宇抱紧,回头车外助理,“不用,我会处理,你先回去。”




助理不敢贸然进车,试着说,“棚那边还在等着……”




车内传出苏星宇的声音,“我不舒服,休息一个小时。”




助理说,“可是……”




苏星宇的声音冷起来,“我让你拖一个小时。做不到?”




助理忙说,“做得到,没问题。”




答应下来,一边回去一边发愁该找什么样的借口。








苏星宇拉开一点距离,看着苏凯文。却见苏凯文面色苍白,颧骨附近却有异常潮红,鼻息灼热,额头全是冷汗。




苏星宇担心,“哥?”




苏凯文无法回答,整个人蜷在苏星宇的怀中,眉间一道深深皱痕,全身力气都在用来抵抗那汹涌的本能。




苏星宇略一犹豫,伸手拉开苏凯文的裤腰。




苏凯文一颤,一把扼住苏星宇的手,几乎无力发声,只能口型匆匆一动,“……星宇,出去。”




苏星宇一手圈住了苏凯文,低声说,“哥,我来。”




苏凯文神情痛楚至极。




苏星宇难以想象这种违逆本能的痛楚有多么难受。但苏凯文在这种折磨中, 坚依然决摇头。




苏星宇搂紧他,让他的脸埋在肩窝。




彼此,见不到彼此的面孔。




“……就当是,”苏星宇说,“……你就当是做一场梦。哥。让我帮你。”




苏凯文没有出声,或许是这种痛苦难以承受。




也或许是,默许。








苏星宇的手伸进去,先碰到了鼓鼓的一大包。内裤都透出湿意,拉开前头那个小门,一根就直挺挺翘出来,苏星宇摸到了,才发觉早已湿得一塌糊涂,腿间黏黏糊糊的,前头后头一样湿。




苏凯文清心寡欲了将近三十年,Omega的反应极其单薄,顶多也就是多撸一次,但这一次的身体反应却截然不同,春潮汹涌,底下仿佛含住了一颗火珠子,又烫又肿又软弱,渴求什么硬的凶狠的闯进来,一下一下凿出水,浇熄那颗珠子,让坚硬滚圆的的珠子塞满自己,涨满自己。




苏星宇听见苏凯文的鼻息越压抑越是粗重,细小的喘息都变了声调,低头看去,只看得见红通通的耳朵尖。




苏凯文的耳垂又小又薄,又柔软。




手在前头帮忙,不敢往后去伸,尽管潮水已泛,沾湿手背。








助理拖了五十来分钟,实在顶不住棚内的风刀霜剑,再到地下车库来找苏星宇。




苏星宇在车里窸窸窣窣一阵,终于出来。反手拉上了车门,“苏老师身体不舒服,你留在这里照顾。”




助理说好。




但苏星宇语气带出三分严厉,“我没回来之前,谁都不准开门,不准进车!就算……他让你进去,也不行!”




助理连连应是,目送走了苏星宇,便老老实实守在车外。




过了许久,车内有了动静。




车窗上,轻轻敲了两声。




“苏老师?”助理说,“苏老师你好点了么?那个……星宇哥交代了,他没回来之前,不能开车门。要不……你再休息会儿,或者,我打电话给星宇哥?”




车里没声音。




助理等了一会儿,有点不放心,小心的扒拉车门门缝往里看一眼,见苏老师蜷在座位上,昏昏沉沉睡着。



Lost lover【4】

rou:





苏凯文提供的那份DNA样本,在档案里比对不到任何人。




医生的检查报告,苏凯文最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








苏星宇将这两件事告诉苏凯文,小心翼翼的看着苏凯文反应。




苏凯文看着,笑一笑,说,总算是有个好消息。




苏星宇注视苏凯文,良久。




苏凯文说,你放心。




苏星宇反问,我放什么心?




苏凯文说,有什么事,我会告诉你。




苏星宇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你是老师,老师要……要做人表率,要说到做到。




苏凯文失笑,说,知道了。




苏星宇不放心,追加一句,说到做到啊,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




苏凯文注视苏星宇,露出微笑,




这一次的微笑,多了一点温度。








苏星宇陪了苏凯文一个星期,有些工作不能再拖,便着手安排一一处理,出门的前一天晚上,认认真真跟苏凯文说明自己的工作行程,大概几点出门,大概几点回家,大概几点通个电话报告情况。




听得苏凯文无奈。但知道苏星宇是关心自己,便认认真真听。听到有一场电影首映式,不由得听得认真。




苏星宇看出来了,问,“你喜欢这电影?”




苏凯文说,“之前看过前传。”




苏星宇仔细看了看手机里,经纪人发来的行程事项,说,“导演和主演都会来,你要不要去?我到时候要走个红毯,唔……你先在后台等我,我走完了就去找你。”




苏凯文不是不心动,但是略一犹豫,还是摇了摇头。




苏星宇还想再劝,但看见苏凯文垂着眼,略微低着头,也看着手机上的行程内容。垂下的睫毛漆黑,面容微微瘦削,眼底仍有憔悴痕迹




这几天,苏凯文睡得不安稳,自己守在门外,当然知道。




苏星宇一顿,“也是,红毯那天人太多,等拍续集的时候,我们去国外看首映。”




苏凯文一怔,看着苏星宇的脸,心中似有所悟。












次日,苏星宇出门。上午发来一条讯息,说回家时间推迟半个小时,下午再一条讯息,推迟一个小时。傍晚的讯息是,不用等他回家吃饭。




苏凯文发讯息回去,让苏星宇注意休息。




苏星宇不在,没人盯着自己吃饭,苏凯文也不必装出有胃口的样子来迫自己进食。回房倒头就睡,睡了一觉起来,夜半三更的,看了看腕表,已接近午夜时分。苏星宇还没有回来?还是说,回来了,发现自己睡了,便不来打扰?




苏凯文起身,拿起睡袍披上。




这两天,房间里陆陆续续多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譬如这件睡袍,是苏星宇坚持买的。




还有手上的腕表,提过一次的国内难购的外文书。




这个年轻人在想尽办法来让自己开心。








苏凯文借着壁灯的微弱灯光,扶着楼梯扶手,一阶阶走下去。




走到客厅,却看见苏星宇仰面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一身西装没有换,领带皱巴巴的缠在胸前,一只皮鞋在玄关,另一只皮靴却在沙发边。




苏凯文轻声道,“星宇,星宇?”




苏星宇唔的翻了个身。




苏凯文犹豫,是叫醒,还是去拿条毯子来。




这时候,苏星宇自己揉了揉眼,醒了过来,看见苏凯文,先伸了个懒腰,再含含糊糊的说,“……几点了。”




苏凯文说,“快十二点了。”




苏星宇揉一把脸,坐起身,“你怎么还不去睡。”




苏凯文开玩笑,“等你。”




苏星宇一下松开揉脸的手,惊愕说,“我发你信息了,你没收到?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苏凯文没想到苏星宇这么认真,心中不禁泛出一丝歉疚,“我开玩笑的。”




苏星宇睁着圆圆的眼,一时没有明白。




苏凯文说,“我收到信息了,已经睡过一觉了。”




苏星宇松了口气,“以后如果我没来得及跟你说,你就休息,不用管我。”




苏凯文点了点头,问,“吃过饭没有?”




苏星宇摇头。




苏凯文起身,说,“我去看看厨房里有什么。”




苏星宇拉住苏凯文,示意坐下,说,“不能吃,我得减肥。”




苏凯文诧异,“减肥?”




苏星宇点点头。




苏凯文重新坐回去,上下打量苏星宇,“哪里还有能减的?”




苏星宇捏捏胳膊,再捏捏脸,捏出来一小块面颊,“这里,这里,都要减。”




苏凯文皱眉。




苏星宇托住脸,歪着脑袋看苏凯文,“这位苏老师,你想说什么?”




苏凯文顿了顿,说,“我不是想干涉你,但是你已经很好了,过犹不及。”




苏星宇注视苏凯文,眼底有一小点一小点的快乐的光,“我已经很好了?”




苏凯文点头。




苏星宇唇角的笑痕越深,说,“是工作。”他从西装口袋里掏了半天,没掏出东西来,再摸了摸裤兜,总算找到一张皱巴巴的纸。




苏凯文很是无奈,“工作的东西,你就这样随手乱放?”




苏星宇身子一倾,下巴垫在了苏凯文肩头,说,“有助理会收拾。”




苏凯文横了苏星宇一眼,伸手展开纸,看样子是项目企划书当中的一页,内容是一则概念短片。




苏星宇早在多年前就打通了所谓的六大蓝血八大红血,封面串串烧成就达成。但这个圈子的新鲜面孔如韭菜疯涨,‘前辈’来不及褪色便有‘晚辈’上场争奇斗艳。




苏星宇要站稳脚跟,必须不断突破自己。




这一次的概念短片便是时尚品牌的跨界合作。对于苏星宇的要求,最直接的一点就是,瘦一点,再瘦一点,最好如同营养不良。




苏凯文折上纸,叹口气。




苏星宇眨眨眼,“是不是觉得我好辛苦?好感动我的努力?呐,不是我说,外面通稿都说我除了完美外表,最重要还有不断进取的热情。你有没有感觉?”




苏凯文好气又好笑,轻轻拍一下苏星宇的额头,“够了。”




苏星宇嘀咕,“我真的很辛苦的。”




苏凯文的手,顿了顿,揉了一下苏星宇的头发。




苏星宇枕在苏凯文的肩头,含糊说,“以前,不管我做什么,我妈都不满意。一开始我觉得是自己不够好,……但是经过一些事,才发现不是我的问题。其实不管我做什么,我妈都只会否定我。那既然这样,我就要用任何人都不会有异议的成功来让她知道,她错了。”




苏凯文再揉揉苏星宇的头发。




苏星宇说,“……都过去了,我后来也知道,不能都怪我妈,她一个人带着我,又是被……”




苏星宇心里一震,暗道糟糕,牵扯上了父母恩怨,也就是牵扯上了苏凯文的父亲,急忙住了口,看了苏凯文一眼。




苏凯文知道苏星宇顾忌的是什么,迎着苏星宇的目光,微微一笑,说,“虽然辛苦,但是值得。”




苏星宇有点局促,转移话题,道,“这次我工作,你要不要来看?”补充说,“封闭式摄影棚,团队的人你都认识,不会有外人。”




苏凯文下意识想拒绝,但看着苏星宇的小心翼翼的目光,还是将拒绝的话收了回去,微微一笑,说,“好。”












苏星宇这段日子如同辟谷,吃的极少,生菜叶子洗干净了往嘴里送,最多啃一个苹果,啃两片水蒸红薯。他一旦下了决心,就毫不拖泥带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下去。




拍摄前一天,光着上半身,在镜子前照来照去,看得见一根根肋骨清晰凸起。




苏凯文站在一旁,看得大皱其眉,问,“是不是明天拍完了,就可以了?”




苏星宇一边捏着自己几乎只能捏起一点皮的腰侧,随口回答,“你是说可不可以吃饭?可以啊,只要拍完,一切解禁。”回头看了一眼苏凯文,忽然说,“我知道了。”




苏凯文披着睡袍,抱着胳膊,说,“你又知道什么了。”




苏星宇说,“哥哥心疼我,在想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苏凯文失笑,“苏星宇,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自信?”




苏星宇走到苏凯文跟前,说,“那我说的对不对。




苏凯文看着苏星宇单薄了不少的肩头,心中一软,说,“明天你想吃什么?”




苏星宇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说,“你开张单子给我,从你会做的里面选。”




苏凯文眉毛一挑,“好。”




片刻之后,苏星宇的手机上收到一封邮件,打开连接,是中国名菜三百道。




苏星宇噗嗤笑出声。








次日,到了摄影棚。




苏星宇的助理认得苏凯文,只以为苏凯文前段时间请假不在,如今回岗,自然习惯将广告剧本和行程安排交接过去,“这是剧本,这是今天采访的问题,还有要录两个ID,这是对接方的资料……”




苏星宇伸手拦截,统统拿过来,对苏凯文说,“你去休息。”




苏凯文说,“我来……”




苏星宇也不废话,拉着苏凯文的胳膊拽到自己的那把折叠躺椅上,按下去,“坐这儿。”




苏凯文被迫坐下,只能抬起脸来看着苏星宇,说,“我不能干坐这儿发呆,我是来……”




苏星宇说,“你是来看我工作的。”指指椅子,“看我。”然后比比自己的双眼,“也让我看着你。”




苏凯文无奈,“我就这么无聊的干坐着?”




苏星宇抬抬下巴,“你能看我工作,怎么会无聊?”




苏凯文失笑。




但苏星宇的确有说这句话的资本。




摄影棚布置成亚热带雨林,苏星宇从脸到脖子抹上一层粉底,因为急速减肥,身体的肌肉线条削弱了不少,这层粉底将肌肉又勾勒出来。颧骨和面颊,胸前和肋骨两侧都绘上咒文似的图案,神情随之彻底改变,从衣冠楚楚,转变为狺狺咆哮的,野性张扬的丛林青年。








拍摄过程中。




助理在一旁翻包。




苏凯文注意到了,便问,“怎么了?”




助理说,“星宇哥的水,奇怪,我放哪儿?”




这段时间,营养师根据苏星宇的身体情况,专门配了一种蔬果汁。热量低,又能最快时间补充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和水分。




助理一拍脑袋,“我放车上了。”




苏凯文说,“钥匙给我,我去拿。”




助理给出钥匙,但想起苏星宇的嘱咐,又有些犹豫。




苏凯文笑道,“没事,我坐久了,也想活动活动。”




助理一想也是,便将车钥匙给了苏凯文。








苏凯文拿着钥匙,搭乘电梯,到了地下车库,走在通道上,寻找公司的保姆车。




有人关了车门,与苏凯文擦肩而过。




一瞬间,苏凯文闻到了一股令人恐惧的气息。








是ALPHA的信息素。












苏星宇拍完一take,化妆师上前补妆,苏星宇冲着站在一旁的助理伸出手。




助理有点尴尬。




苏星宇诧异,“水呢。”




助理讪讪的,小声的说,“……苏老师去拿了,但是……但是还没拿回来。”




苏星宇猛然变色。












电梯停在地下车库,轿厢门移开,苏星宇大步迈出。




地下车库弥漫陌生的alpha气息和另一个,熟悉的,令他背脊一寒的omega信息素。




苏星宇心中又急又慌,循着气息飞快奔去,道路两旁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车辆,却不见苏凯文的踪迹。




气息越来越浓。




苏星宇急得双目发赤。




忽然,猛地停下,他看见了自己的保姆车!




正在晃动的保姆车。




苏星宇不知道这一刻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但当他回过神,他看见自己揪住了一个企图撞开车门的陌生alpha,狠狠扯开,摔在地上,用力补上两脚,那alpha一时痛得站不起。




苏星宇这才回身,拉了拉车门,发现车门反锁。门缝隐约透出一种冷冽的,却又复杂的,微苦的,却又充满纠葛的气味。




“……哥。”苏星宇按住车门,沙哑道,“是我。”




车内无声。




苏星宇拍了一下门,“是我,是星宇。”








车门被缓缓打开。




苏凯文开了车门,又立刻缩回车的最深处。




苏星宇是个Beta,并没有被信息素干扰,他钻进车里,看见了将手背咬得鲜血淋漓的苏凯文。




苏凯文想用痛楚压下那股湿漉漉的骚动。但是毫无用处,宛若从自己身体深处,不由分说便绽放的花,分泌的露珠,这是本能,他难以抵抗。




但是,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的身体反应。他的信息素淡薄,即便校园时期遇到发情期的alpha,也不会被影响。




但是那晚之后,他的身体开始渴望,迫不及待的渴求,如同那一晚的侵占。




痛楚与快感杂糅,令人沉溺其中。




苏凯文喃喃道,“我以前不会这样的……不会……”




苏星宇伸出手,拉过苏凯文,抱进怀中。




苏凯文的声音停了一停,低声说,“……为什么是我。”




苏星宇的双臂微微一颤,抱得更紧。



rou:

这辆车


我一jio就是____下去


A 油门
B 刹车

rou:





如果最后的三分之一忽然飞快的上了车














李sir又被扣留四十八小时,这次,他越发谨慎,连误导线索都不再抛出。




小警察那边毫无进展,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索性放了李sir,派人盯梢,引蛇出洞。




之后整理报告,再向大sir汇报,暂时完成手上工作,已是深夜。




算来已有四天没回家也没睡过囫囵觉,小警察拖着疲惫步伐走进家门,蹬掉鞋,伸手去打开灯,却听见一个熟悉声音,“你女朋友?长得很不错。”




小警察背脊一僵,循声看去。




李sir坐在沙发上,冲小警察晃了晃手上照片。




小警察认出那是放在床头柜的自己和女友合照,冲动的往前踏出一步,又硬生生停步。




李sir手中还有自己寄给女友的快递单。




李sir念出地址,笑一笑,说,咦,真巧,我刚刚经过那附近。




小警察握紧双拳,……你想要怎么样。




李sir用快递单一下一下轻轻拍着掌心,说,希望阿sir你行个方便。与人方便,都是与己方便。




小警察心中念头急转,此刻缓兵之计,拖过这一刻,立即保护女友搬离,于是装作犹豫半天,才回答,说,好。




李sir看着小警察,微微一笑,说,口说无凭。




小警察警惕,你想怎么样。




李sir沉吟,似是举棋不定,但看着小警察浓眉紧皱的神情,心中想到一个很不错的主意,他拿出手机,对准了小警察,说,自慰。




小警察呆住,好一会儿才道,……你说什么??




李sir打开录像模式,说,自慰,就是摸你自己到射出来……




小警察打断,吼道,你变态啊?!




李sir拿着手机找准最佳角度,说,我当过你一日老师,措词记得尊师重道。




小警察怒道,没有你这样的变态老师!




李sir的眼睛从手机取景屏幕移到小警察脸上,说,那你是不愿意?




小警察不甘受辱,但想到女友安危,心中挣扎。




李sir说,阿sir不会的话,要不要我教你?




小警察压抑心中怒火,低声道,不用!




李sir拿住手机,看着镜头拍摄的画面。




小警察一咬牙,扯开皮带,猛地拽下裤子,垮在膝头附近。




灯光之下,黑色三角内裤,越发衬得大腿白皙。




李sir挑了挑眉,自己的一时心血来潮,看来,能拍到一段很有意思的片子。





如果这是一部一百五十分钟的电影【2】

rou:

审讯室的监控摄像头红灯闪烁,显示正在运作。




卖鱼佬神色如常,偶尔看一眼摄像头。




而摄像头的数据传输另一端,大屏幕之前,站立着换上警方制服的年轻人。




行动副处长走进房间。房内众人立正敬礼。




副处长走到屏幕前,看着染着一头黄发的卖鱼佬,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复杂,“他说了什么。”




年轻人回答,“什么都没有说,他很谨慎。”




副处长说,“这是他的优点之一。”




年轻人说,“sir,我想申请单独提讯。”




副处长看向年轻人,看见了一双年轻然而坚定的眼睛,“他当警察的时候,你还没有毕业。”




年轻人说,“现在,我是一个警察,而他已经不算。”




副处长深深的看了年轻人一眼,再转头看向大屏幕,沉吟片刻,开口道,“你要小心。他毕竟,是当年警界最优秀的精英。”












年轻人推开门。




那名曾经的‘警界精英’正漫不经心的看着被拷在一起的上手,肩头的刺青狰狞,在白炽灯光下,十分清晰。




年轻人拉开椅子坐下,翻着档案册,“李俊杰。”




卖鱼佬笑一笑。




年轻人抬头看卖鱼佬,将档案册合上推到一旁。




卖鱼佬挑眉。




年轻人说,“审讯的方法和心理战术,李sir一定比我清楚。”




卖鱼佬说,“过了这些年,也忘得差不多。”




年轻人说,“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有位教官有说过,有些东西学会了,一生都不会忘记。”




卖鱼佬说,“这个教官忘了告诉你,凡事没有绝对。”




年轻人说,“我觉得,教官说得对。”




卖鱼佬笑一笑,说,“是哪个教官。”




年轻人回答,“李俊杰。”




卖鱼佬一怔。




年轻人说,“李sir当初担任过一天教官,教的,正好是我们班。”




卖鱼佬将拷着的双手自然垂在膝盖间,说,“是吗。”笑一笑,“真巧。”




年轻人审视卖鱼佬,说,“李sir,那六千七百万港币在哪里。”




卖鱼佬说,“我不知道什么六千万港币。”




年轻人说,“那我换个问题,墙壁里的三千万港币是怎么回事。”




卖鱼佬说,“是我积蓄。”




年轻人说,“积蓄?积蓄为什么不存银行。”




卖鱼佬说,“我不放心银行。汇率上上下下,利息涨涨跌跌,还是放在身边最安心。”




年轻人一手按住桌,盯紧了卖鱼佬,“卖鱼干能卖到三千万?”




卖鱼佬身子往前倾,盯住了年轻人的乌黑眼眸,说,“是啊。公益广告都有说,勤力出头天,辛苦工搵辛苦钱,比警察出粮只高不低,不如阿sir你考虑跳槽?”




年轻人慢慢松开手,坐回椅子,看着卖鱼佬,突然说,“李sir,当时除了你之外,应该不止两个人。一个死了,一个重伤,其他人在哪里?”




卖鱼佬说,“阿sir,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年轻人不再问,拿着档案起身,“我们会合法扣留你四十八小时,这期间,你住的地方,你工作的地方,你去过的每一个场所,我们都会仔仔细细查清楚。欢迎你随时向我们提供任何信息,只不过,希望那个时候还不算太晚。”




卖鱼佬不发一语。




年轻人转身离开。




身后却传来卖鱼佬的声音,“阿sir,帮我个忙,去看妹妹,告诉我暂时不能去看她。”




年轻人一顿,没有回答,走了出去。












侦讯没有得到有用信息。




卖鱼佬的家中,连地砖都被翻起来检查,但一无所获。








办公室内沉闷。




年轻人托住额头,眉头紧皱,将看得烂熟的资料再看一遍。




319重案的两名悍匪当日逃逸,李俊杰驾车紧追不放,其余警车紧跟其后。行至西铁高架桥施工地附近,一辆在附近巡逻的冲锋车从警方电台得知,也赶来支援。




行至还未施工完毕的‘断头路’附近,冲锋车与李俊杰的车形成包围圈,悍匪穷途末路之下,竟驾车冲向冲锋车,两辆车一同跌下距离地面十几米的截断路头。








年轻人合上卷宗,揉了揉酸痛鼻梁,环顾四周。精疲力尽的组员要么趴桌打盹,要么猛灌咖啡。




他顿了一顿,走出办公室,离开警局,坐上小巴,去到福利院。








教室内。




小女孩坐在角落,头埋得极低。




义工看见年轻人,询问卖鱼佬怎么没来。




以往即便挂十号台风,他都会冒着大风大雨定期探视。




自闭症儿童往往存在一种相对固定的、严格的活动模式,越是规律,越有助于他们的情绪稳定。




卖鱼佬清楚这一点,怎会不来?




年轻人含糊说,他有重要事,我……我来代他探望。




义工为难的说,孩子不太能接受陌生人。




年轻人说,我去看一看她,不会打扰到她。




义工带着年轻人来到小女孩身边。




年轻人蹲下,小女孩垂着眼,玩着手上星星,对外界毫无反应。




年轻人有些局促的挠了挠头,说,那个……平常来看你的那个叔叔,他今天有事,来不了。




小女孩继续玩星星。




年轻人传完口信,想要起身离开,却看见小女孩咬着嘴唇,极其用力的捏住星星。棱角虽已打磨得光滑,但毕竟金属制成,在小女孩的手上留下红痕。




年轻人着急,说,小心。




小女孩却扭转身,捏得更用力。




年轻人一时情急,去拔出星星,不慎摔落在地。




小女孩的面色一下发白,浑身颤抖。




义工赶紧过来抱住小女孩,拍抚着背,低声安慰。同时,很是责备的看一眼年轻人。




年轻人懊恼无措,义工提醒,把星星给她。




年轻人忙去拣。




这一拣,却让他愣住。








星星里,藏着秘密。








警局办公室内。一改疲惫气象,组员人人忙碌。




年轻人从小女孩那里拿回来四五十个易拉罐改造的星星,掰开金属折角,在金属片的正中央,竟写了一个小小的数字。




有组员掰星星,大声报出数字。有组员将数字记录白板。有组员将白板数字录入计算机,计算机演算,不断排练组合。另有一批人在推测,这串数字是什么意思?银行户头?邮箱密码?支票缩写?




忽然有组员高声道,“查到一个巴哈马的户头!”




年轻人精神一振。




紧接着有人道,“户头流水跳转到了伯利兹!”




同时有人道,“又查到一个萨摩亚的户头!”




巴哈马、伯利兹、萨摩亚,这些都是典型的避税岛账号,每一年,数千亿的‘黑色资金’流入这些账号,流转一遍,便以全新样貌重返货币市场。




年轻人道,“继续查!”




同事犹豫,“这涉及好几个跨国申请,我们现在只有不到二十个小时……”




年轻人说,“也要查。”




白板上写满了或直或横的数字,每一个数字背后,是一笔沾满鲜血的金钱。




年轻人握拳,抵住桌子,斩钉截铁的说,“查到底!”








窗外,天色从黄昏到漆黑,又从漆黑到一线曙色。




距离四十八小时的限制越来越近,办公室内众人疲惫不堪。但总算有收获。




虽然太过仓促,无法将所有的资金户头一一查清,但他们锁定了汇款门槛最高的一家海外户头进行彻查,现在只等对方银行回信一到,即有足够证据延长嫌犯扣留时间。




女警员端来热腾腾咖啡,人手一杯。




年轻人接过咖啡,喝了一口。滚热液体滑过咽喉,落入胸腔,本应安心,却有一股惶惶。




是哪里不对?




他盯着白板。




那些数字在眼前交叉,连接,重叠,变换——




“——操!”年轻人面色雪白,背脊生寒,将咖啡杯随手放在桌边,但杯底划过桌缘,直直摔下,深褐色液体滚溅一地。




咖啡在地面弥漫,年轻人已推开门,大步飞奔出去。








审讯室中。




卖鱼佬始终闭目养神。




这一刻,睁开双眼。看向摄像头。唇形微动。




‘时间到了’。












四十八小时已到。




警员打开卖鱼佬的手铐。




卖鱼佬活动一下手腕,揉了揉脖子,走出审讯室。穿过阳光遍地的走廊。




庭院中,绿植葱茏。








“站住!”




年轻人飞奔而来,一把抓向卖鱼佬的肩头。




卖鱼佬侧身,巧妙避开,看着年轻人,“多谢,帮我去看了妹妹。”




年轻人怒极。




卖鱼佬俯身过去,压低声音,道,“真可惜。”




年轻人的脖颈青筋浮现,双手紧握成拳。从一开始就被误导进了圈套。那些户头查到最后,根本查不出任何东西,一切都是幌子!都是为了浪费宝贵的四十八小时!








卖鱼佬来到警署大楼大厅。




大厅采光度极好,地面光滑如镜。




在一众警员或者西装革履的公务人员当中,卖鱼佬这一身穿着显然格格不入。




他看见了大厅背壁花岗石砌出的徽纹,嘴角划过一丝弧度,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年轻人追来,“李俊杰!”




卖鱼佬置若罔闻。




年轻人却追上去,一把抓住卖鱼佬的膊头,用力扯回身。




卖鱼佬还来不及反应,面颊便重重挨了一拳,不由得踉跄退了两步。紧接着又是第二拳,他已反应过来,伸手一把接住对方拳头,但年轻人早有后着,抬起脚踹向卖鱼佬小腹,卖鱼佬不得已撤手,闪身避过,年轻人已一个箭步,欺到身前,再挥拳痛击第二下!




卖鱼佬未能完全避开,被拳风再扫,连退数步,带着一丝错愕的看向年轻人。




大厅众人,无不惊讶。




年轻人身后,组员也纷纷赶到。




年轻人长出一口气,清晰说道,“我涉嫌当众伤人。你是证人,也是被害人,请留下来协助调查。”




卖鱼佬按了按被击中的面颊,眼中闪动光芒,有恼怒,有惊讶,亦有很快压熄怒火的理智与冷静,“如果我放弃提告呢。”




年轻人说,“我相信在场有热心市民,愿意协助警方作证以便提起公诉。”




说着,他扫一眼组员们。




有组员下意识举手。




卖鱼佬放下按住面颊伤处的手,看着年轻人。




年轻人迎向他的目光,说,“李sir,看来,你要和我再相处一段时间了。”




两名组员立即上前,一左一右看守住卖鱼佬。




年轻人伸手指向回去的通道,“请。”




卖鱼佬走上前,站在年轻人跟前,盯着那乌黑明亮的眼睛,“何必呢,阿sir,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年轻人慢慢说,“你现在说这句话,已经迟了。”








到这里,应该是全片的三分之二。



rou:

我觉得这个逻辑是通的,一般港台合拍片都需要内地演员进驻,一方面吸引内地市场,一方面也是主创配比的需求


就比如宝贝计划里,是不是有个高圆圆跟成龙谈恋爱,诶,是


就比如寒战里,是不是有个马伊琍跟郭富城谈恋爱,诶,是


就比如拆弹专家里,是不是有个小宋佳跟刘德华谈恋爱,诶,是






就比如疯暴舞里,是不是有个小警察跟李sir……诶。

rou:

我吭哧吭哧码字可能是因为想看的片子只能靠自我脑内


自我建组


自我打光


自我拍摄


自我后期


自我发个OST




自HIGH自乐。

rou:

刘队在大冬天出差去北方某个大城市。头一次去这么北的大北方。




徐律习惯了自己出差也习惯了刘队出差,但是每天晚上冷冷清清的睡进被窝,每天早上醒过来,睁眼又是孤孤寂寂的另一半床铺。一点小小的感伤在心里拱来拱去。




繁忙工作未能淹没这点小感伤,反而越发明显。




徐律趴在办公桌上,摸出手机来发微信给刘队问情况。




刘队回复:“还行,就是每天被干醒。”




徐律:……












徐律抓起外套,大步流星的就往外奔。




同学死死拽住,下午要开会晚上要报告明天要过项目你干什么去?!




徐律:我太太需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