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

理直气壮的黏糊糊

和一个一千年前的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小项总说“谢邀”

.:

周末,阳光灿烂秋高气爽。




项允超睡到十一点,饿醒了才起床,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趿拉着拖鞋,懒洋洋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盒牛奶出来,还没来得及喝,脚边就是被一撞。




项允超低头,看见是自家小金毛。






项允超搬到了北京之后,去宠物店买小狗,挑来拣去没看见合眼缘的,回家的路上看见一则领养代替购买的广告,一时意动,就去郊区宠物店逛了逛,拣了这只金毛回来。




义工口口声声的说金毛最懂事最乖。




项允超想起这句话就压不住脑门的青筋。




第一天到家里,金毛看上去老实,没乱叫没乱咬,倒是后半夜三四点呜呜的高一声低一声叫起来,哀怨无比。项允超直接吓醒,还以为是闹鬼。




出了卧室一看,发现阳台落地窗帘背后躲着一团东西,项允超鼓起勇气,走过去一看,发现是金毛,地上还有汪洋十里的一大滩尿。




项允超气得当时就想把狗扔出去。




凌晨四点半的帝都,项总憋了一肚子的火,拿抹布擦地上的狗尿。




小金毛趴在一旁,特别老实,乌溜溜的眼睛看着项允超,时不时的呜一声。




项允超戴着口罩,手上套了齐肘的橡胶手套,没好气的说,“装什么,下回再尿,把你做成火锅!”




小金毛呜呜两声,凑过来蹭了蹭项允超。




这一晚上项允超又是擦地又是给狗洗澡,闹得没睡好,第二天呵欠连天,开会的时候顶着个黑眼圈。他拿着杯子去泡咖啡,听见隔壁员工茶水间有人嘀咕,看见没有,今天项总那脸色。




另一个说,可能昨晚太累了。




你说的累是哪种累?




哟喂这还用问,看微博,项总新女朋友曝光了,就是那个女明星,长得可漂亮。




项允超倒完咖啡回办公室,拿出手机来刷了一下微博,看见那个所谓的新女朋友,叹为观止。就这模样,这身材,除非自己是瞎了。






跟某个人比,差得太远。






项允超在可怜巴巴的狗狗眼攻击之下,毫不心虚的敦敦敦喝完一盒牛奶,抬手从柜子里拿下一个玻璃长罐子,摸出两根鸡肉条,丢给金毛。




金毛吭哧吭哧咬的欢。




项允超点点金毛的额头,说,就知道吃,你说你还能干点什么。




项允超趴在沙发上看书,过一会儿就换一个姿势,有一次脑袋顶着地板,一双腿架在沙发背上,仿佛拿大顶。




到了中午,琢磨叫什么外卖。




门铃被叮咚按响。




项允超走到监控器前看了看,见是三四个年轻人,按住了通话键,问,“找谁?”




从屏幕上看,那几个年轻人在听到项允超的声音之后,一下激动得不行,你推我我推你的,项允超更加奇怪。




有个戴帽子的年轻人咽了咽口水,说,“……请问,您、您是项允超先生么?”




项允超说,“是我。你们是……”




那几个年轻人更加兴奋,项允超听见零星的几句‘哇靠!真的有诶!’




金毛绕着项允超打转,项允超摸摸金毛的脑袋,说,这年头神经病真多,对吧。




那个戴帽子的年轻人说,“您好项先生,呃,我们是有样东西想给您看。”




项允超诧异,“……你们推销?”






花了一番口舌解释,那几个年轻人进到了项允超家。




令项允超老怀安慰的是金毛虎视眈眈,狺狺咆哮。往常跟二傻子一样滴里搭拉往外漏口水,现在倒是呲牙呲得狠。




年轻人们小心翼翼的避开金毛,其中一个人手里抱着一个泡面纸箱。




项允超也 不让座,说,“你们想给我看什么?”




几个年轻人互相对看一眼,说,“项先生,给您看这样东西之前,我们想先核实一下您的资料。您是叫项允超吧?”




项允超说,“要我给你们看身份证么?”




戴帽子的年轻人说,“最好是这样。”




项允超扫了他们几眼,说,“那你们也出示一下证件。”




戴帽子的年轻人被提醒,连忙说,“应该的,这是我的身份证,学生证,学校证明。”




项允超的视线定在了那张学校证明上。证明的内容是校方批准某几位学生在校内组办考古爱好活动。




项允超再一次看着那几个年轻人。




戴帽子的年轻人说,“是这样的,我们打算国庆过后举办一次文物展,推广我们活动社。”




项允超说,“文物?什么样的文物?”




戴帽子的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说,“我们确实没经费,也没能拿得出手的展品,所以……所以就去潘家园转转。然后就发现这个。”




他示意同伴手上抱着的那个箱子。




戴帽子的解释,当时他们在潘家园兜来转去,但可能是因为面生年纪也小,手里真有货的摊主不愿意搭理,来搭理的基本都是西贝货。




直到,他们看见一个黑不溜秋的牛皮袋子。




外形非常像文件袋,特别像有一阵微博流行恶搞的乾隆年间青花机器猫。




但摊主言之凿凿说是真玩意儿。




戴帽子的年轻人一时好奇,看了看。




摊主说是自己当年在蒙古插队,在草原上拣的。




周围的人哄笑,说,你上回说在河北插队,再上回是黑龙江,到底哪儿啊。




摊主说,别胡扯,我真是蒙古插队。




但是放软了口气,说,要不,你们便宜点都拿了吧。




戴帽子的年轻人把袋子和袋子里的东西都买了。




里面的东西确实能当个展品充数,但牛皮袋子的设计实在太像现代物品,而且硝过的牛皮又破又臭,众人商量扔了算了,却无意间发现袋子内侧烙着一行漆黑的字。




那行字是蒙古古文字。岁月漫长,字迹斑驳不堪。




他们找了语言系的学长,请了一顿饭。学长看了拓下来的字迹,认出了一个名字,一个地址,和一句话。




名字是项允超。




地址也真的有,就在香港。




一个香港的地址,怎么会出现在近千年前的牛皮上?




他们试着联系那个地址,发现查无此人。




其他人觉得这就是个假货,戴帽子的不死心,再根据项允超的名字查了查,查到了项允超人就在北京,辗转得到了地址,找上门来。




项允超安安静静的听完,看着那个泡面箱子。




箱子的人赶紧说,“这就是那袋子里的东西。”




项允超伸手,抱箱子的人愣了一下,犹豫的递给项允超。




项允超打开了箱子。箱子很轻,浅浅的铺了一层,几十个灰扑扑的骨头,二指宽,形状类似缩小了的蝴蝶骨,颜色斑斑驳驳,多年前曾经被涂抹鲜红颜料。




戴帽子的年轻人解释,“我们查过了,这是草原牧民戴的一种饰品……”




项允超说,“皮袋上,那行字写的是什么。”




戴帽子的年轻人说,“有些字迹太模糊了,能够看出来的字的意思大概是,以长生天的名义许下誓约,凡是传承血脉之人必须代代守护,直到交给一个什么人,至于到底是什么人,那些字看不清了。”




项允超看着那箱东西,说,“我买了。”




年轻人们诧异。




项允超看着他们,说,“多少钱。”






钱货两清,年轻人们离开,虽然带头的那个戴帽子看上去还有一肚子疑问。




项允超坐在客厅的地板上,靠着沙发。




窗外阳光明亮。




他拿起一颗骨头,对着阳光看了看。




金毛过来,用头磨蹭纸箱。




项允超拨开金毛,威胁的说,“火锅了啊。”




金毛委屈的呜的一声。




项允超一笑,“这不能吃。这是……是你爸送给我的。”






这是,来自千年之前。


来自一个征服了四海的男人,他的固执的浪漫。



.:

糖不甩

甜滋滋

毓泰是biu哥哥的心肝宝贝白玉丸子

Stan🍌:

换了张不秃的biu哥哥【。

例行盘点

.:

1.0世界


昆仑劫(完结)


上邪(完结)


天啾行动(完结)


如意歌


BLZC(完结)


三世书(完结)


关山月(完结)


锁骨观音(第一、二部完结)


酥皮和小生


人生何许诺(完结)


星空蓝和山伯(完结)






2.0世界


风云诀(完结)


朝天子(完结)


斩春风


风月(被撸否吃了)


未妨惆怅是清狂


憨夫成龙


新扎师弟(完结)


无间


美少年の恋


岁月的童话




其他IP压仓中。阿九,消失的爱人,等等……

.:

今天想真真吗。


想。


今天真真会回来吗。


不会。

.:

四海列国  千秋万载  怎么就只有一个铁木真

一线小生和superstar【III】【3】

.:

助理来找一线小生,是因为今天的通告又改了,改的原因则是导演晚上安排了饭局,邀请一线小生一起出席。




一线小生问助理,什么饭局?




助理说,导演没说。




一线小生看了看助理,淡淡的重复,没说?




助理打个寒颤,说,我这就去问。




一线小生说,在哪儿吃,跟谁吃,谁攒的局,导演为什么临时答应了,都问清楚。




助理连忙应是,退出了房间。




一线小生回头过去,superstar已经拿回了手机,小心翼翼的检查档案记录有没有被删除,再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发现一线小生的视线扫过来,连忙退出了游戏。




一线小生说,我等会儿出去吃个饭,你怎么办。等我还是?




superstar想了想,说,明天什么安排?




一线小生说,酒店二十层有个餐厅,自助餐不错,明天早上我们先去吃个奥帆,这附近有个博物馆,我一直想去看看。




superstar说,那我等你回来吧,明天一起去。




一线小生看了看superstar,说,你不要乱翻我东西啊。




superstar说,就翻。




一线小生作势要冲过去,superstar哧溜一下就进了浴室。




一线小生隔着浴室门,说,美白乳液我给你放门口,你一定要用。




浴室里,superstar毫无动静。一线小生又敲了敲门,说,听见没啊?喂喂?




superstar的声音翁翁传出来,知道了。




一线小生又敲了一下们,这才回去卧室,打开衣柜找衣服。




就算他让助理去问了,但不管问过来的结果是什么,这顿饭必须得去吃。




这导演是个年轻的香港人,前两年凭借一部小成本悬疑片脱颖而出,杀回二十亿票房,成为当年电影榜单的前十。一线小生正是看中了导演,才接的这个戏,他也是到了应该被称为男人而不是男孩的年纪,需要作品而不是热度,需要口碑而不是话题。这个圈子潮涨潮退,永远不缺新鲜美丽的面孔,要牢牢的站下去,除了需要资本的力量,更加需要能够经得起审视的作品。




合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一线小生发现这个香港导演确实是踏踏实实干活的人,虽然动不动就在现场飙一顿粤语脏话骂人,但是业务水平搁在那儿,有时候宁可得罪演员也要死抗剧情。




这样性格的人,忽然更改通告,还攒了饭局,还指名一定要自己去。




一线小生心知肚明导演肯定承受了压力。他也不想再为难导演,一开始就决定答应下来。




助理打听了一圈回来向一线小生报告。




一线小生已经打扮好了,一件毛衣一条牛仔裤,看上去普通,实则单价上万的牌子货,挑了一块这次带来的最贵的手表戴上,对助理说,我们边走边说。




这次的剧投资三个亿。最大的投资方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影视公司,这只是壳,真正的里子是一家投行。除了真金白银之外,这剧特殊之处在于涉及到了大量金融投行背景,不管是案例还是行业支持,都离不开那家投行的运动。如今投行的总监来探班,还带着追加投资的协议书,就算是导演,也得弯腰屈膝。总监想慰问慰问辛苦的主演们,一线小生自然也必须出席。




桌上,觥筹交错,一桌人有演技的有演技,讲客气的讲客气,也算是宾主尽欢。




导演给一线小生敬酒的时候,递了个感谢的眼神。




一线小生失笑,这才哪儿到哪儿,以后这种事只会多不会少。




吃完了饭,众人寒暄着起身告辞。导演助理和总监助理彼此抢着买单。




总监开口说,诶呀忘了,我们这儿有个项目,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说话的时候看着一线小生,一线小生笑着说,这一部戏还没拍完,第二部就找上门了。




助理说,峰哥争取当个代言人。




众人一阵笑,导演笑得忐忑。




总监说,这个项目很不错,我们盘子码得差不多了,就欠一个合适的男主演。




总监助理说,哦,您说的是那个六个亿的项目?




总监说,先别往外说。




总监助理赶紧笑着说,说漏了说漏了,可是……我忘了带项目画册,落在酒店了。




总监斥一句,这东西你怎么能忘了?我们明天就飞了,要不……峰哥跟我们回去看一下?




导演的脸红了,气的。




一线小生有点安慰,好歹还有个好人,但这时候,好人容易办坏事,抢在导演开口之前,一线小生拦了一下。对总监说,也好,去看看,了解一下。




然后对自己的助理说,你别忘了车钥匙。




助理答应一声。




总监助理说,不要紧的,大家都累了,早点回去休息,谈完事以后,我给峰哥叫车,保证安安全全送回酒店。




助理拿着车钥匙,笑着说,老板没开口,不敢先溜号。




总监看向一线小生,一线小生懒懒的一笑,自嘲说,我这人臭毛病,坐车也挑司机。




助理顺杆子爬的跟了一句,峰哥,给我加份司机津贴吧。




一线小生说,行行,回国就给你加。




一行人说说笑笑出了餐厅,分成两拨,一拨回剧组下榻的酒店,一拨是总监和一线小生,分两辆商务车,开向总监下榻的酒店。




导演看着商务车的尾灯,紧咬着牙根。




一线小生带着助理进了总监的房间,总监还真的拿出了一本十六开的铜版纸画册来,一线小生扫了一眼,就知道是拿来说故事募资金的纸上项目,十年八年都不一定能落地。




谈了一会儿,助理的手机响了,出去接了个电话,却久久不见回来。




总监问这个剧组的拍摄情况,话里话外又提到了公司接下来投资的几个电影项目,都是重磅级别。说着说着,就坐到了一线小生的身边。




一线小生背脊一凛。




虚与委蛇可以,对方再要得寸进尺,那是自己的底线。




一线小生的手悄悄绕到身后,打算假装接个电话来电遁。




总监仿佛有所察觉,说了句闲话,这酒店什么都好,就是信号不行,我如果要打电话,还得走到阳台去。




一线小生手一顿。




这时候,却听见房门敲响。




一线小生和总监都是一怔。




总监起身去开门,一线小生紧跟其后,铁了心要找到机会溜走。




然而在门打开的一瞬间。




不要说是溜走,一线小生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是superstar站在门外。




一线小生呆住了。




总监也呆住了。




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流量小生站在跟前。




superstar也一脸诧异,退后几步,侧头看了看房间号,说,这儿是1202?




一线小生连忙出声,是1207!




superstar仿佛才看见一线小生,惊讶的说,你怎么在这儿?我一直打你电话打不通,新歌词发给你了,你要是没问题的话,就这么定了。




一线小生说,有问题,我正想跟你说。




他对总监笑了笑,很客气的说,项目谈得差不多,我还有事,那么先告辞了。




总监惊愕之后,就掩饰住了情绪,此时还能保持风度,笑一笑说,好,下回再聊,不送。






走廊上。




一线小生一个人走在前头,搭乘电梯下了楼,到了大厅,没跟superstar说一句话,心中既是感激,却又有羞耻。他甚至觉得,刚才那种场合,让任何人看见都可以,唯独不能让superstar看见。




大厅里,助理匆匆赶来,峰哥!没事吧?




一线小生忍着怒火,你去哪儿了?!




助理说,那个总监的助理绊住我,非跟我东拉西扯……




一线小生怒吼,哪个轻哪个重你分不清啊?!出工不出力,你他妈的是死人吗?!




助理一下子不敢吭声。




一线小生闷头快步冲出大厅。




superstar安抚的拍了拍助理的肩,随后紧追上去。




一线小生到了自己的车边,使劲拽门拽不开,只听滴的一声,车解了锁。




superstar拿着遥控车钥匙走过来,示意一线小生去副驾驶座。




一线小生说,这我的车!




superstar很心平气和的说,你现在这个情绪开车,是想撞死谁?




一线小生抿紧唇,绕到了车子的另一边。




superstar从钱包里抽了几张纸币给助理打车。助理也知道这一路,superstar和一线小生肯定有话要谈,便点头明白。






superstar开着车。




窗外夜色暗冷,像是深海。




一线小生靠住副驾驶座位,过了一会儿,闷闷的说,我不是故意对他这么凶。




superstar抬手,揉了揉一线小生的头发,说,我知道。




一线小生搓了一下脸,说,你怎么来了。




一线小生知道,肯定不是助理给打的求援电话。他们俩又不是亲戚,也不是一家公司,即便是一家公司,也不一定守望相助。助理不论找谁搬救兵,也不可能搬superstar出来。




superstar说,我跟你们导演认识,我问他,你去哪里了。




一线小生有些惊讶。




superstar注意到了一线小生惊讶的眼神,在驾驶过程中,瞥了一线小生一眼,微微一笑。




这一笑,让一线小生想起有一次跟superstar电话,superstar说了句话,自己的心,就像此刻一样,忽然的怦了一下。




然后是怦怦。怦怦。怦怦。




鬼使神差的,一线小生问,“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superstar没料到一线小生会这么问,愣了愣,“为什么?”他想了想,抬手摸了摸一线小生的脑袋。




换了以前,一线小生早就一爪子过去,但今天格外老实,让superstar摸了好一会儿,才问,“你还没说为什么。”




superstar觉得一线小生这头毛的手感非常好,柔顺也蓬松,像是实体化了的阳光,温暖的滑过指间。




superstar笑着说,“没有为什么,我们是朋友。”




这个回答真挚温暖,一线小生却一脸困惑的按住胸口。跳还是在跳,但跳的沉重,还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superstar问,“怎么了?“




一线小生说,“可能是晚上吃多了,有点腻着。“




superstar说,“回去之后我带你做两套瑜伽,助消化的。”




一线小生立刻说,“不腻,一点都不腻。”




superstar一笑。




一线小生看着他,忍不住又问了句,“你说朋友,那是哪种朋友?”




superstar说,“哪种朋友?fongfong,你今天问的问题都好奇怪。”




一线小生掩饰的说,“就随便问问。”




superstar看了眼一线小生,笑着说,“最好的那一种。”




一线小生的心,啪嗒,不但怦了,而且甜了。

剧组最新动向

.:

1、不死法王是锁骨系列最后一部。预计十月后复更。




2、酥皮和小生的友谊小船即将触礁,不适者及时点叉。



COELA:

最近的虫铁

P1 刚拿到驾照的Peter鼓起勇气约Tony出去兜风(当然是借的斯塔克先生的车..


之后暂时不摸鱼,再摸剁手..安心搞(开)漫(车)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