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

理直气壮的黏糊糊

rou:

时装版河东狮吼【3】






离婚协议书上,多了一个签名。




徐天拿在手里看了半天,折好,放进信封,预备拿去公证处办理。




而这时电话响起。




徐天交谈几句,蓦然变色,说,我马上到。








徐天匆匆赶到医院。




医生提前告知徐天做好心理准备。




徐天走进病房。




病床上,老爷子面色憔悴。一屋子仪器显示科学正在努力延续生命。




徐天站在病床边,顿一顿,努力让语气平常,说,医生说了你要注意休息,这几天就当休养……




老董事长吃力的挥挥手,说,我自己知自己事,到了今天唯一放不下就是你。




徐天喉头微哽,……老头子你活成人瑞都没问题。




老董事长叹口气,说,你不必宽我的心,能看着你结婚,我已经眼闭。




徐天心头一坠,咬住嘴唇,却听老董事长说,你和子光还好吧。




徐天顿一下,说,很好。




老董事长欣慰说,那就好,下一次,带他来见见我。




徐天说,你渴不渴,我去倒杯水。




他转身去拿水壶,却听背后老人家幽幽说,有子光照顾你,我就放心了,不然,我死不眼闭,再加抱憾九泉。












徐天一脚油门飙到特别行动队大门口。坐在车里挠了半天头,一横心一咬牙,开门下了车。




刘子光听闻徐天来找自己,非常惊讶,连训练服都没换,直接从训练服赶到会客室。




站在门口,看见一身浅灰西装的徐天,不由得站住。




徐天回头,见是刘子光,说,打扰你了,刘队长。




刘子光快几步踏进房间,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徐天说,有件不情之请,想请刘队帮忙。




简略说明之后,徐天顿了顿,说,我希望你能暂时对外保密,离婚的事。




刘子光问,那么如果有别人问起?




徐天将目光投向别处,说,暂时就说我们还没有……离婚。




刘子光看着徐天。说,好。




徐天很明显的松了口气,说,我会付你酬劳。




刘子光的眉间几不可见的皱一皱,说,酬劳?




徐天已拿出钱夹,说,给刘队添麻烦,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




刘子光皱眉道,不用。




徐天很坚持,说,应该的,劳务费,名誉损失费,还有……




刘子光说,真的不用!




徐天的手一停。




刘子光长出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说,报酬这件事,以后再说。




徐天也不再坚持,把钱夹放回口袋,再道,刘队,多谢。








刘子光提早下班,回到家,徐天还没有回来。




他在家中转了一圈,家中一切陈设没变。见到书房的投屏,想到那天电影,嘴角泛起微笑,心中泛起叹息。




刘子光买了徐天喜欢的菜,做了满满一桌。汤煲在锅里,就等徐天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菜变冷,锅的烹饪模式切换成保温。




徐天整晚未归。




刘子光从耐心等待到坐立不安。犹豫片刻,打开微信。




之前,徐天拿着自己的手机交换了两人微信,又总是趁自己不注意,偷偷将微信里的备注名改得哭笑不得,自己每一次都要改回正常姓名。




刘子光原想发微信,但一句话打了又删,删了又打,索性拨出电话。




听筒那一边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刘子光再也坐不住,抓起钥匙便要出门找徐天。




但走到门口,忽然停下脚步,看向二楼客房。








客房里。




衣柜打开,空空如也,徐天的西装衬衫一切衣物配饰,一件都不见。




抽屉拉开,徐天最常戴的五六支表也不见。




走进浴室,徐天的盥洗用品和香水都不在。








的确,屋内陈设不变。




只不过,那位年轻的主人已不要这些了。












次日。




刘子光回武馆,告诉父亲,武馆这片地不会再受开发计划的影响。




刘馆长看看刘子光,后者一脸淡淡,看不出情绪好坏。




刘馆长试着问,怎么徐先生没跟你一起……




刘子光表情没变,他忙工作。




刘馆长说,帮了我们这么大一个忙,我们也要谢谢他。




刘子光的声音更淡,不用,我已经谢过他了。




刘馆长噢了一声,又聊了几句,却觉得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僵硬,总算找了个借口,说,留下来吃个饭再走吧。








饭厅里。




除了刘子光和馆长做的那张桌子,其他几张桌子挪得更远。




师兄弟们捧着碗,用眼神交头接耳。




但有个人忍不住好奇,压低声音,怎么只有大师兄来,徐先生……








刘子光放下筷子。




当啷一声。




饭厅没人吱声。




静得落针可闻。




刘爸爸一筷子菜到了嘴边,慢慢吃下去,一不小心就吧唧出了声,就被刘子光一眼扫过来。




刘爸爸委屈。怎么的,在自己家吃饭还不能吧唧嘴了。








再吃几口。刘子光放下碗和筷子,说,很久没练习了。




师兄弟们的脸唰的白了,在刘子光说下半句之前,有人抢先道,大师兄!附近新开了个篮球馆,我们去看看吧!




刘子光说,篮球馆?




其他人忙附和,对对对!打篮球好,打篮球有益身心!




 








篮球场里。




刘子光和武馆众人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徐天。




一向衣冠楚楚的徐天这回穿得宽宽大大的篮球服和短裤,露出胳膊腿,又修长又雪白,在球馆内一干人当中格外显眼。








刘子光盯着徐天。




徐天正和另一个穿着篮球服的男子聊天,聊到高兴处,徐天被逗笑,那人把手搭在徐天的肩上。




一位师兄咳一声,朋友之间,正常的。




其他师兄弟说是啊是啊 。




那人把篮球递给徐天,带着徐天去投篮。




徐天按照那人说的摆了姿势,那人指点,手按住徐天的大腿往下压一压。




一位师兄说,正常,教篮球,都是这样的。




其他师兄弟点头如捣蒜,说是啊是啊 。




那人的手按住徐天的腰,站到了徐天的身后,示意徐天再往下蹲。




一位师兄觑着刘子光的面色,说,……其实,也都正常的……




徐天按那人教的,试着投了一球,竟正好入篮,徐天高兴极了,抬手与那人一击掌,顺势抱了一下。




武馆众人闭上嘴。




刘子光微微眯了眯眼。



rou:

新浪微博 @baixiaorou_




万一这炸了,去那儿找我


万一那炸了,来这儿找我



rou:

我可能废了




我看见刘子光就满脑子都是他和大律师的黄色废料。

rou:

时装版河东狮吼【2】










结婚之后,徐天也不是没试着往卧室迈。




第一次看见刘子光在单手举铁,肱二头肌比头还大。




第二次看见刘子光在跳绳,一分钟几百下,绳子舞得虎虎生风。




第三次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木桩,刘子光在练咏春。




徐天默默退出去。




刘子光确定徐天走了,才把木桩也搬开,甩了甩胳膊,吐出一口气。








这天夜里,徐天被扛回家。




市里扫黄打非,扫到了徐天。




刘子光的前任队员,转正去了警局,参加过婚礼,认得这位商业精英新郎官。




刘子光抱着胳膊看着醉得糊里糊涂的徐天。




队员看着队长脸色,心里发了个寒,赶紧解释,徐先生没去那些扫黄打非的地点,是被波及的,是怕他喝醉了出事,就扛回来了。




刘子光接过徐天。淡淡说,谢谢。




队员走出徐天家,想了想,摸出手机在群里发了个微信,‘大家准备一下封个包给队长。’




一群人回,‘不是刚送了红包吗。’




队员回,‘这回是白包。’












徐天喝醉了倒也老实,躺在床上不闹。




刘子光倒了杯水回来,就看见徐天一头扎在枕头里,像是要把自己闷死。




刘子光赶紧把徐天拔出来。




徐天吐出一口气,酒气熏得刘子光皱眉,正想撒手任他摔回去。




徐天却嘟囔一声,“送……送我回家……”




刘子光看徐天,说,“你喝醉了。”




徐天说,“那也……也要回家……我太太还等我呢。”




刘子光说,“你太太?”




徐天用力的嗯一声,还点一下头,“你……你别乱碰,我……我有太太的。”




刘子光淡淡说,“你真喝醉了。”




徐天皱眉,又点一下头,说,“嗯,难受……”




刘子光想甩手走,但看见徐天苦兮兮的一张脸,顿了顿,还是留下,扶着徐天躺好,轻轻揉着徐天的太阳穴。




徐天被揉得呼噜呼噜响,跟小猫似的。




刘子光揉了一会,说,“你其实没喝醉,对不对。”




徐天哼哼,大着舌头说,“你不信就试试,我喝醉了,嗝,说的都就是实话。”




刘子光再揉了一会儿,说,“你如果是装的,应该清楚是什么后果。”




徐天继续哼哼。




刘子光看了会徐天,忽然问,“你为什么想跟我结婚。”




徐天迷糊的说,“结婚了……老头子才给我投支持票……”




刘子光脸上心里都很平静,结婚之前就知道徐家内部的事,果然不出自己预料。




但徐天接着说,“不过那是……我没看见你之前。”




刘子光一怔。




徐天说,“我看见你之后,就……就……”




刘子光不由得问,“就什么?”




徐天说,“就想代表个人想跟你结婚。”




刘子光挑眉,再看徐天。




也是年轻英俊的面容,被酒气熏得通红。




刘子光俯下身,越靠越近,越靠越低,轻声说,……徐天,你根本没喝醉。




那个年轻人的呼吸明显的断了一下,然后干脆利落的翻了个身,再翻一个身,一路翻到了床的另一边,背对刘子光,呼噜一下睡着。




刘子光哭笑不得的摇摇头。








第二天,徐天醒过来,依旧是风度翩翩仪态挺拔的商界精英。




提着礼物,回了趟武馆,和岳父聊了一阵。聊完之后,彬彬有礼的告辞离去。




徐天前脚走,后脚师兄弟们就好奇的围上去八卦。




岳父板着脸轰开。




师兄弟们只得散开去,悄悄下注,看徐先生什么时候被打进医院。








周末,刘子光发现一桌子菜都是自己的偏好。




吃完了饭,徐天拿出来的碟也是自己喜欢的电影的蓝光修正版。




书房的投屏垂下来。




两人盘腿坐在地毯上。




书房就有个小冰柜,打开来,啤酒水果芝士火腿片应有尽有。




刘子光偶尔喝一口啤酒,看得专注。




徐天也看着屏幕,偏头问,刘子光你有没有考虑一件事。




刘子光说,什么事。




徐天说,我们俩,找个时间,履行一下夫妻义务的事。




刘子光说,看见没有。




徐天说,看见什么?




刘子光说,卧室里的木桩。




徐天沉吟片刻,说,公司为我投了三百万的伤残保险。




刘子光失笑。




光影里,他的笑脸,比璀璨声色更吸引。




徐天的手指挪啊挪,挪啊挪,搭住了刘子光的指尖。




刘子光想收回手,但徐天碰到了一点点,便不乱动,说道,“你或许没看出来,其实我的能力相当出色,也相当有钱。”




刘子光挑挑眉。




徐天一本正经,“所以,我自信可以做到以下的承诺,你喜欢什么,我都能争取。你不喜欢什么,我也能让他一秒消失。”




刘子光说,“噢?你确定?”




徐天想了一会儿,拿出计算器按了会儿,计算了自己的储蓄以及看调用的资金,充满信心的点点头,“我确定。”




刘子光没有回答,看着电影画面。而唇角微抿,有一点笑意。








徐天尝试了几次夫妻义务,都被刘子光轻松撂倒。到最后,徐天自暴自弃的把自己挂在木桩上生闷气。








徐天问刘子光,我结婚有我的原因,你呢。




刘子光反问,你觉得呢。




徐天耸肩,我就知道。




刘子光诧异。




徐天说,你对我一见钟情。




刘子光抬手摸了摸徐天的额头。




徐天任由刘子光测试体温,一手插兜,站姿潇洒,说,就知道你不好意思承认,ok,我不说了,我们心照。




刘子光弹了一下徐天额头。




徐天诶哟一声,潇洒不下去,两手交叠捂住额头,有点吃惊又有点委屈。








的确如老董事长所说,结婚之后,徐天沉稳许多。公司内部下一次议程,拟多数通过徐天的提案。




徐天心情愉快,接了刘子光下班,一道去武馆,和岳父汇合吃晚饭。








武馆二十几口人,都挤在另外三张桌子上。中间一张大桌,只坐了徐天、刘子光和岳父。




徐天看见一碟红烧肉,伸筷子去夹。




刘子光说,少吃点肉。




徐天嗯嗯的应,还是夹了一大块。




刘子光皱眉。




师兄弟们齐刷刷倒抽凉气。




刘子光夹了一筷子笋片,放到徐天碗里。




徐天很不情愿。




岳父赶紧打圆场,说,难得来一次,爱吃什么就吃什么。




刘子光淡淡说,不行。




又对徐天说,公司的体检报告出来了,你要均衡饮食。




徐天说,我有!




刘子光说,葱花不是素,抹茶巧克力的抹茶更加不是。




徐天说不过,只好气鼓鼓的嚼笋片。发现自己的咀嚼声十分清晰,便环顾四周,“咦,你们怎么不吃?”




师兄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动。




刘子光拿起筷子,淡淡说,“吃饭。”




齐刷刷一帮人开始猛夹菜猛扒饭。徐天看得叹为观止,都不怕噎着。








武馆大门走进来一个人。




晚饭时间,前厅没人。




那个人很熟悉武馆布局,一路走到了餐馆,隔着人头攒动的饭桌,看见了刘子光,喉头哽咽,半晌道,“……子光。”




刘子光刚夹了一筷子菜心给徐天。慢了一拍,愣了一下,抬头看去。




一瞬间,空气都凝住。




岳父也看见了,目瞪口呆。




师兄弟们逐渐发现不对劲,扭头看去,也是个个错愕。




徐天最后一个察觉,看见了刘子光的目光,再顺着目光看过去。




看见了一个风尘仆仆的男子。












刘子光跟那个男子去武馆道场说话。




徐天留在饭堂里。




饭菜都撤了下去。




徐天一个人默默坐着。




轮椅师兄看不下去,来到徐天的身边。








那个人也是武馆的弟子,论能力,和刘子光不相伯仲;论行业,和刘子光一起进了特别行动队,形影不离;论感情,和刘子光……




在一次行动里,那个人为了保护刘子光身中数弹,坠下湍急的地下河,只在下游打捞到了血迹斑斑的背包。




刘子光回来之后性情大变,仿佛为了发泄似的,在训练时下手没有轻重,大家也都知道原因。








刘子光走了过来。轮椅师兄停下解释,哧溜一下滑着轮椅飞快避走。








刘子光站在徐天跟前,“……你想问什么,就问。”




徐天说,“为什么跟我结婚。”




“……你提出的地产复合型计划,其中要收的楼盘,也包括这儿。”




徐天笑了一下。抚住额头,又笑了一下。




刘子光开了个头,就能顺利的往下说,“他说过退伍之后想回来继承武馆。我必须保住这里。”




徐天说,“然后呢。”




刘子光一怔。




徐天抬起头,看着刘子光。




刘子光避开了徐天的目光。




徐天说,“我只要你一句话。”




你的一句话。




你答应和我结婚或许是因为别的。




但你对我,至少有一点点……




刘子光只有沉默。




徐天撑着胳膊站起来,迈步往外走。




刘子光脚步一动,想上前拉住。




但有个师弟急匆匆跑来,慌张的说,“子光!师兄他的伤很厉害,还不肯去医院……”




刘子光变色,立即拔腿出去。




徐天看着刘子光的背影,忽然说,“刘子光。”




刘子光身影一顿。




徐天的声音很平静,“我答应你的事。前一个,我做不到,至少后一个,我能做到。”




岳父正好端茶过来,想缓和一下气氛。




徐天拿起茶杯,说,“这一碗,算是忘情水。”




岳父傻眼。




刘子光也愕然转身,看着徐天仰脖敦敦敦敦喝完。把茶杯一撂,抬步走出武馆。




岳父走到刘子光身边,安慰刘子光也是安慰自己,“徐天这是……一时刺激过头了,子光你放心,那就是一杯普通的水。”




刘子光勉强笑了笑,低声说,我知道。












过了几天,刘子光收到一封信。




是离婚协议。




徐天已经签了字。签字栏的另一边空着,等着另一个人。








写字楼。




刘子光犹豫一阵,还是走了进去。




前台知道刘子光的身份,不敢怠慢,安排进了高层电梯。




刘子光等在办公室外,直到上一轮的见面结束,他才被秘书示意,踏进徐天的办公室。




徐天忙得头也不抬,“签完字寄过来就好。不必亲自送。”




刘子光顿了顿,“……我没有签。”




徐天的手也是一顿。




刘子光说,“现在离婚,对你的计划书推进会有影响……”




徐天打断,“不需要。我的能力足以说服他们。”




刘子光咬了咬牙,低声问,“……那我们离婚之后,武馆的地怎么处理。”




徐天抬眼看着刘子光。




注视片刻。




他抽出一张文件,让刘子光看见内容。




那是一份企划书附页的地区范畴。




武馆地点并不在其中。




徐天收回文件。




刘子光说,“……多谢。”




徐天淡淡说,“不客气,有件事,还需要你帮忙 。”




刘子光立即说,“什么事。”




徐天看着刘子光的双目,说,“离婚协议书,帮我签字。谢谢。”



rou:

时装版河东狮吼
















故事的一开始可能是这样的。徐家有一个江山要继承。市值几十亿美金的那种大型家族体系公司。




家族里有两种声音,一种是守成派,一种就是徐天为代表的少壮派,提议结构优化转型,减轻线上经济,发展实体地产结合。守成派经过前几次的实体经济动荡,坚决反对。但徐天认为目前大环境经济下行,势必需要发掘新的风口,地产+X的复合型行业必然会得到政策上的支持。




就在双方各执一词的僵局里,手握决定性股票的老董事长找了徐天谈话。




首先肯定了徐天的观点是好的,但是太年轻,行事难免激进。其次,家族有个约定传承百年未能兑现,老人家耿耿于怀,现在看来徐天是最合适人选。




综合下来就是,徐天有个指腹为婚的婚约。








徐天听完,看了老人家一会儿,打电话给家庭医生,歪,是医生吗,老头子的脑子终于糊涂了。








老头子把结婚对象的照片拿给徐天看。








徐天说,呵,我徐天是那种被美色所迷惑的人么。




出门就开着超跑实地考察了一下。








结婚对象刘子光,特别行动队队长。




腰是蜂腰,腿是长腿,胸是大胸。蜜糖棕的肤色,胡子有点拉碴,头发在脑后扎一个小揪。








徐天把墨镜拉下来看了半天,再推回去。








行,结吧。












结婚前,徐天去拜见准岳父岳母大舅子。




一进屋,十几二十个彪形大汉。




徐天很镇定,对准岳父说,伯父身体真好。




一转头,看见彪形大汉堆里还有五六岁拖鼻涕的小孩子。




徐天再镇定补一句,伯父老当益壮。








准岳父咳嗽一声,自退伍之后发挥余热开了间武馆,这都是徒弟,也就是刘子光的师兄师弟们。




徐天哦了一声,再看那些一脸凶神恶煞一身筋肉嘎嘣的师兄师弟们。




拿牢手机,按住报警电话。




为首一位师兄,率先走出来。




徐天退两步,努力回忆健身教练跟自己说的防狼术,唰的摆了个蛇形刁手。冲师兄抬抬下巴,都有功夫谁怕谁。




但那位师兄诚心诚意的说,徐先生,保重身体。




说完塞给一大包西洋参。




第二位师兄出列,塞一大瓶十全大补丸,诚恳的说,徐先生,身体健康。




第三位塞的是云南白药止血膏,说,徐先生,健康长寿。




第四位给的比较特别,一整套重大疾病以及伤害保险,握住徐天的手上下用力摇,语重心长的说,忍一时就长命百岁,忍不了全家富贵啊。




徐天有点懵。




准岳父在旁边轻咳一声,带着徐天参观武馆,尤其是刘子光赢回来的那一排金光灿灿各式各样的搏击比赛格斗比赛武道大赛的冠军奖杯。




准岳父说,子光啊,以前就来馆里找他们练手,现在成亲了,你要多担当。




徐天看了一会奖杯,再回头看师兄弟们。




师兄弟们抹起泪花。




徐天这才注意到了那些凶神恶煞的师兄弟们身上的绷带,眼圈的乌青。




木质地板传来滚动声,一个包成木乃伊的大汉坐在轮椅上被推出来。




准岳父叹口气,这是你八师兄,上个月陪子光练擒拿手,一不小心就……




大汉颤巍巍掏出一样东西递给徐天。




徐天接过。




轮椅打折优惠券。












结婚那天晚上。




大家起哄想闹洞房。




刘子光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桌上。武馆那边的桌子唰的安静。徐天这边的好友还在起哄。




刘子光看徐天。徐天看天花板。




男子汉大丈夫,总要讲点面子。




徐天的一个朋友端着酒过来,笑嘻嘻要刘子光干一杯。




刘子光抬眼看那朋友,说,我干了,你也干么?




朋友一拍胸,当然,咱们言出必行。




说着还冲徐天抛个眼神,意思,绝对不给你掉链子。




刘子光起身,冲着朋友,笑了笑。拿起桌上一整瓶红酒,汩汩汩汩喝完,放下瓶子脸不红气不乱。




刘子光偏了偏头,武馆的师兄弟们搬上来一箱红酒,他看那朋友,说,干吧。




朋友脸白了。




徐天清了清嗓子,说,算了……




刘子光一手削开红酒瓶盖。




徐天:……。




徐天坐回去。




好友那一桌也唰得退了。








回到家里。




刘子光扯开领带,脱了外套,问徐天,卧室在哪儿。




徐天说,二楼左手走到底。




刘子光应了一声,迈上楼梯。走了两阶,停下来回头看着徐天。




徐天本来跟着走上楼梯,被刘子光的目光一扫。慢慢的,慢慢的往脚收回来,镇定的说,我睡客房。



rou:

剧组想搞一个


现代版河东狮吼

岁月的童话第二部【8.1】小数点是迷你更

rou:

【7.3补档】






【8.1】






拂晓。




bill睡得不踏实,即使闭起双眼,都挂念身边人。还没有睁开眼,便伸手去摸身侧,却摸了个空。




bill心中陡然一沉,即刻坐起身,果然床空枕冷。








毓泰蹲在地上,小心的捡起玻璃碎片,忽然被人攥住胳膊一把提起。




毓泰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bill,“怎、怎么了?”




bill看着毓泰在眼前,再看见地上铺着一大张纸巾,已经捡回了不少碎片,“……这些放着,我来收拾。”




毓泰说,“没事了,反正我也睡不着。”




bill皱皱眉,“为什么睡不着?”




毓泰支支吾吾,总不能说这一晚太刺激,盯着天花板毫无睡意,等bill睡熟了,才轻手轻脚下了床去客厅收拾。




一边捡杯子碎片。一边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




今天晚上,脑海里闪过许多支离破碎的画面,就像这堆碎片。拼出来了,就是一只杯子。拼不出来,就只是一堆杂乱无章的玻璃渣。




bill握住毓泰的手检查一遍,见确实没有划破,便说,“我来收拾,去睡觉。”




毓泰说,“我等你。”




说完这句话,才觉得不妥,面上不由得红一红。




bill并没有察觉,去厨房拿了垃圾桶出来,将碎片丢进去。然后拉住毓泰的手,走回卧室。




毓泰看着bill的手。




bill的手指关节很明显,原本戴着粗大戒指,但在拥抱自己之前都被摘下。




毓泰没有跟其他人发生过关系,但是同龄人之间难免谈论这些话题,也看过这一类的片子。箭在弦上,很难忍得住。




但为什么bill能忍住。他拥抱自己的时候,事前的抚慰很温柔也很耐心,明明欲望已经难耐,却还是强行忍住,等到自己能接受。




bill伸手去拿薄被,盖在毓泰身上,却见毓泰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还看着自己。




bill笑一笑,曲肘侧躺在毓泰的身边,低声说,“怎么不睡。”




毓泰没有回答,但是很专注看着bill面上的伤疤,bill注意到了,抬手摸一摸,“……我去磨掉。”




毓泰伸手,指尖触到了凹凸不平的疤痕,说,“也不用啊。”




bill挑眉。




毓泰说,“也不是难看。”




疤痕早已愈合,但不知道为什么,年轻人的指尖滑过,竟如同新肉长出的酥麻感,仿佛是从心底痒起。




bill握住毓泰的手。




毓泰也任bill握住。




bill把毓泰的手挪到面前,将掌心贴在唇前,说话时,细小气流如羽毛搔动,说,“真的不难看?”




毓泰想了想,说,“一点点。”




bill挑眉,“一点点难看?”




毓泰抿住唇角,“一点点……好看。”




bill的眼中泛起笑意,他笑起来的时候,其实不减凶狠。连大D在内,都不敢在他笑的时候有所怠慢。




唯有这年轻人,见过那掩不住浓情的目光。




bill低头吻下去,伸手轻轻拉下毓泰的裤子,手掌贴住大腿,抚进腿间,触感细腻,感觉得到手下的肌肤微微发颤。




毓泰心底还是难掩一丝慌张,但没有抵抗。




因为知道,他的身体,他的心跳,都因为这个人而打开。




bill的腰又紧又细,肌肉分明,韧如狼腰,挺得又深又用力,那年轻人实在吃不住,底下撑得连腿根都发抖,想求饶,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一双长腿夹住bill的腰,随着每一下深入,脚跟就互撞一次。但到最后,连腰都夹不住了,一条腿垂在床边,只能随着bill的动作而颤动,被像溺水的人,抓住bill的肩,眼眶忍不住泛泪,目光充满了求恳。




bill抬起手,抚摸毓泰的下唇,吻了下去。




他知道这年轻人难以承受。




但不会放手,再也不会。












手机响起。




毓泰睡得深,并没有被惊醒。眼角还有泪痕。




bill去接了手机起来,“大D,什么事。”




大D吸一口气。




曾添哭兮兮立在旁边,自知大错。




大D说,“bill,毓泰一整晚都没回来,我让添仔盯住了,但是……!总之,你先不要着急,我立即让人出去找。”




“不用了。”




大D一怔,“你讲什么?”




bill看着身边的年轻人,说,“他在我这里。”




大D沉默片刻,声音古怪道,“你们两个……”




bill说,“等下我过来拿毓泰的行李。”




大D又沉默了一会儿,“丢!”




bill看着被切断通话的手机,随手搁在一旁。




毓泰半醒半睡,迷迷糊糊说,“几点了……”




bill低头,亲亲他的圆润肩头,“还早,你再睡会儿。”




毓泰揉揉眼,“你不去上班的吗。”




bill含笑,“我请假了。”




毓泰噢了一声,想再睡。却感觉得到bill的手在腰侧摩挲,顿了顿,睁开眼,小心翼翼的看着bill,“……你……你是不是吃药了?”




bill失笑,“毓泰。”




毓泰说,“嗯?”




bill亲了亲毓泰的唇,“我好想你。”



rou:

小项总没事翻两页神雕侠侣,啧啧响,也就是小龙女脾气好,要么就是杨过根本没敢说。怎么敢说?噢说姑姑,我在路上见到一个女孩子,眼睛长得特别像你,所以我就照顾她了。后来有遇见一个女孩子,生气的时候特别像你,我就老逗她生气。


嚯,杨少侠一身是胆啊。


换了自己,自己绝对没那么傻。


难不成跟他们家汗王说,大汗呐,这些年我也没找别人,就是看见一个眼睛长得像你的,跟他处了两天,后来又遇见一个笑起来像您的,又处了两天。


还要命不要了,还要屁股不要了。


小项总把书丢一旁,转头回去看躺在身边的铁木真。


铁木真睡得熟。眉长睫密,鼻梁高挺面颊细腻,宛若银刀削下来的月光。


小项总挪过去,摸了摸眉骨,摸了摸嘴唇。


手腕一下被人握住。


铁木真还没有睁开眼,唇角已泛出笑意。握着小项总的手到了唇边,轻轻亲了一下,这才睁开眼来。


方见苍穹无限,碧空辽远,由浅至深的云海,难以数计的天外天。


而心爱的人,只有一个,只在眼前。


铁木真的薄唇微动,无声念道,允超。